手机应用

扫一扫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app 个性原创阅读随行

安卓版
手机站点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您还没有 [ 登录 ]

第22章:第十八回 猛虎下山

本文地址:http://www.ageegu.com/book/story_1018.html
文章摘要:第22章:第十八回 猛虎下山,小脚女人昂首望天刀俎余生,拨号器本埠寒耕热耘。

雄图争霸 作者:闻 泣

更新时间:2016-09-10 12:00字数:11722

运气--运气没有好坏一说,赢家却一直是好运当头。

雪飞群天寒五月,万花含泪问季节,哪有温馨存情薄,世俗飘零冷与漠。

寂寞大道,五虎卷云,飞雪无情,天地戴孝。

大山中,一山洞内灯光若隐若现,青、红二魔低着脑袋跪在地上。

他们对面是一尊神秘的石像,看不清石像的具体模样,被装在一个巨大轿子内,石像前面一盆大火。

山洞并不大,他们身后站在一身深蓝色衣服的女子,此女子正是蓝魔,长发垂在后背,脸部戴着蓝纱、身材窈窕可人,幽蓝色眼眸,泛着灵光。

“这么说,你们连两个废人也没有带回来?”空灵的声音从石像中传出。

“尊上,我们无能。”青、红二魔颤声道。

“你们的确无能,你们确定那人是雨神龙吗?”石像问道。

“应该是。”青魔低头道。

“什么是应该?”石像问道,火盆内火焰突然升高。

山洞中感觉让人头皮发麻,跟幽冥地府般,透露着诡异,一股压抑又恐惧的气息笼罩着他们三人。

“还望尊上再给我们一次机会。”青魔低声道。

“哼!”石像冷哼一声。

接着道:“机会是自己争取的,你们不要再让本尊失望。”

“谢尊上。”青、红二魔道。

“带着猛虎下山,如果真是雨神龙就让他升天。”石像道。

“尊法旨。”三魔同时道。

齐齐躬身退出山洞,青魔道:“红魔,你去请飞天雕。”

接着道:“蓝魔,跟我一起传法旨。”

红魔跃身一朵红云飘飞,几个跳跃就消失在飞雪中,青、蓝二魔急速朝济川城方向跃身而来。

半个时辰后,二魔来一个救助站,迈步走进去。

一个身如山岳般的、铁塔汉子,手中抓着一条牛腿啃着,这人身后立着一根巨大的铁柱,双眼凶光怒放,缺少左耳,刀削脸上带着狠劲,这人便是神秘石像口中的猛虎。

“前辈该下山了。”青魔来到他身边开口道。

“好。”

猛虎声音如雷,随意丢掉牛腿,反手抓起铁柱,迈开脚步,向门外走去,随着他的脚步大地一阵颤抖。

蓝魔皱眉道:“真看不惯他。”

“走吧...”青魔道。

猛虎肩头扛着铁柱,急速朝济川城跑去,虽然脚步看起来不是很快,速度却比马匹都要快,一个跨步就是十几米距离。

青、蓝二魔转身来到救助站后面,一个巨大的院子,两边一排排房屋,每个房屋门前站着两个黑袍人,脸上戴着面具。

他们两位走进一间屋子,里面几十个黑袍人持刀,围着几乎满一屋子的,身穿铠甲、手无寸铁的士兵。

“想要活命就将铠甲脱下来,只数五个数。”青魔沉声道

“一...”

“二...”

青魔声音低沉散漫,这群士兵一脸愤怒的盯着他,根本无动于衷。

他看到这种情形,嘴角一翘,沉声道:“杀十人。”

黑袍人快速挥刀,鲜血飞溅“砰、砰、砰砰砰...”

十颗人头落地,整个屋中飘荡着血腥气味,尸体颈部还冒热血,身子还在那里动弹。

青魔眼睛都不眨一下,沉声道:“再数五个数。”

“一...”

“二...”

青魔慢慢数数,观察着士兵们的表情,有人脸神决然、有人闭着眼睛、有人望着死去的同伴、有人泪流两行、有人浑身发抖、有人脸色苍白、有人咬紧牙关。

“三...”

却还不见有人脱铠甲,青魔又是嘴巴一翘,沉声道:“杀二十人。”

二十人头落地,鲜血流淌了一地,溅到较近的黑袍人身上,落在士兵铠甲上、脸上,流到他们脚下,蓝魔低头看着地上的鲜血后退几步。

“再数五个数。”青魔道。

“一...”

“二...”

他的声音如九天玄雷、阎罗口令,击打这每个士兵的心灵,一数一顿逐渐摧毁着他们的意志,似九幽魔咒,震荡在脑海、心魂。

“杀三十人。”青魔冷漠道。

“啊...”

“我降...”

“我脱...”

一人带头,接下来乱七八糟的声音彻响满屋,士兵纷纷揭下铠甲轻放在地,浑身颤抖着蹲在那里。

“到院中集合。”青魔扔下一句话转身出门。

不出一炷香时间,院中集合了三千多身穿内衣的士兵,五百黑袍持刀人围着他们。

“放信号。”青魔沉声道。

青色信号升空,不一会儿外面传来杂乱的马蹄声,两匹骏马奔到院中,两个面具黑袍人来翻身下马来到二魔面前。

抱拳道:“使者。”

“换上他们的铠甲,给每人发一件兵器、一身黑袍、一副面具。”青魔指了指雪地中颤抖的士兵,无情道。

待黑袍人穿甲完毕,士兵们人手一件官方兵器,一身黑袍佩戴面具。

“四个时辰内赶到济川,出发。”青魔道。

“走,快跑...”换上铠甲的面具人大声道。

士兵们队伍整齐的迈动步伐,手持兵器跑出大门。

门外二魔骑上马背,青魔对旁边的五百黑袍弓箭手道:“如发现有逃脱者直接射杀。”

二魔领着两千五百人,驱赶着前面被伪装的士兵,急速朝济川城直奔而来。

济川城,往来客栈中。

众人围在一张桌上,桌上残羹剩饭,龙惊语拿着包子来到身边不远处的笼子跟前,“吼...”怪女子发出咆哮声。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龙惊语开口道,将包子丢在笼子里。

“吼...”

怪女子又是一声咆哮,身子急忙向笼子另一边躲去,眼神死死盯着龙惊语,鼻子不断皱动,慢慢靠近包子,一手抓住包子急速缩回去,警惕的看着他又是一声咆哮。

“汪汪、吼吼、汪汪...”

众人耳中若隐若现、如狗似兽的叫声传来,声音越来越近,“哒哒哒”中间夹杂着马蹄声。

上水仟鱼竖着耳朵,静听一会,看向鹏宇,笑道:“黑胖子来了。”

鹏宇静听一会,一脸的惊喜,快步走向门口,拉开门大声道:“黑豹、黑豹。”

“嗯哼哼哼...”

“汪汪、汪吼...”

熟悉的叫声传入鹏宇耳中,她转身来到桌前坐下,笑道:“看来我是永远躲不掉它们。”

“那两个死扣。”上水仟鱼笑道。

龙惊语来到鹏宇身边,笑道:“是你那大黑狗吧?”

突然、一个巨大黑影带着一阵冷风,直奔他们飞来,“吼...”笼中怪女子咆哮一声,尾巴急速抽打出来。

“砰”,她尾巴抽打在黑豹身上。

“汪吼...”,黑豹朝它发威似的咆哮一声,急速朝鹏宇跑来。

大黑狗双眼泛着亮光,巨大的尾巴后面摆来摆去,来到鹏宇面前,用巨大的头颅蹭着鹏宇的身子,它那头颅比鹏宇身子还要宽大。

除了龙惊语与上水仟鱼,其他都纷纷起身走开,满脸惊讶,望着跟马一般大的黑狗,互相看了一眼,心中惊讶万分,从未见过这么巨大的狗。

紫魔吞了吞口水,问道:“这、这是狗吗?”

“真是土包子。”上水仟鱼鄙视道。

望着黑豹一脸的无语,心中咒骂不断“这叫个什么事啊,死狗迟早炖了你,那是我的人,什么玩意儿蠢头蠢脑的就往上蹭...”,看了一眼龙惊语,如果眼神能够杀人,此时的龙惊语绝对是死了、活过来、继死续活,千年轮回。

爱到深处嫉妒浓,如挚爱的人注意力没有放在自己身上,哪怕是她对一件首饰欣赏,自己也是受不了的,何况个两个有血有肉的生命,爱人就要爱她的一切,却又憎恨着她除了自己之外的拥有。

俗话说爱无私,但人心却是自私的,得了爱的魔怔,为爱成魔岂不是一种痴狂,这种痴狂就如火焰,燃烧着自己焚烧着挚爱,要么一起升华,要么一起消亡,爱的力量越大,火焰越浓,谁能受得了这种痴狂,谁又能得到这种痴狂,爱有千百种,每种爱都是真心,可谁能懂得真心,是爱还是不爱?因为人心看不到,也看不懂。

一阵脚步声走来,鹏宇的亲卫拴好马匹,走进酒店,关上门。

七人同时来到鹏宇面前,手拿游龙棍的一位开口道:“你们真让人好找。”

“你们怎么也来了?”上水仟鱼问道。

七个女子分别找了椅子坐下,一人将斩浪剑扔给他,不爽道:“游山玩水啊,好兴致。”

龙惊语见过其中一二,其他几人仔细打量着她们,看起来年龄都差不多,衣着统一,一身穿着就知道这七人不一般。

再看她们的兵器,绝非一般人,每人脸上露出沉思,紫魔是唯一一个盯着她们脸蛋看的人,每个人脸型不同,却各个都是人间绝色,给人一种不冷不热的感觉,如深夜幽蓝,又似寒冬傲梅,惹人着迷、使人忘己。

上水仟鱼瞪了龙惊语,冷哼道:“雅兴被黄鼠狼搅和了。”

七人同时看向龙惊语,一人笑道:“恐怕你是妒忌。”

“有什么值得妒忌的,不屑一顾。”上水仟鱼逞强道。

“你快嫁不出去了,还不屑一顾。”另一女笑道。

“要是再没人要我,我就娶你们。”上水仟鱼看了一眼鹏宇,酸酸道。

“美死你。”这女子笑骂道。

鹏宇一把推开黑豹,微笑道:“如果你们愿意,我就做媒。”

“我们都有心上人了。”七女异口同声笑道。

紫魔听到上水仟鱼的话觉得自己有希望,脸部抽搐着骚风,听到她们的话脸部又抽了抽,心疼死了。

鹏宇看向上水仟鱼,笑道:“看来所有人都嫌弃你。”

“什么叫所有人嫌弃我啊,我还是有人喜欢的,紫魔你说是吧?”上水仟鱼问道。

紫魔听了这话有些不能淡定,看到他那杀人的眼神,别扭道:“你说的对。”

“你们吃饭没?”龙惊语问道。

“赶了一天的路,早就饿了。”一女子不爽道。

鹏宇道:“后堂有食材,快去造饭。”

七人从进城就没看到一人,连个守城士兵也没有,各家各户好像都睡的早,整座城十分安静,就觉得不寻常,进来一看酒店就太师宇几人连个服务人员都没有,再结合她刚才说话的语气,肯定有大事发生。

“于青,咱两去造饭。”一女开口道,另一人与她走进后堂。

“发生什么事了?”一女问道。

“全城的人都死了。”龙惊语道。

“什么?”五女起身惊讶道。

她们急忙看向太师宇,发现鹏宇的脸色十分难看,轻轻点了点头。

“查出线索了没?”一人问道。

鹏宇摇了摇头,看向紫魔、玄武他们。

开口道:“不瞒众位,我是太师宇。在此间事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们必须一直跟着我们,这么大的事,我必须封锁消息以免造成民心所慌,我知道你们都是江湖人,所做事也是江湖事,但你们生活在大京,也是帝国的子民,我不会去管你们江湖事,也不会过问江湖是非,如若你们所做之事有伤民心,我必须裁决你们。”

她说完这些话,眼神平静的望着他们,酒店中气氛相当的压抑,每个人可以听到自己呼吸、心跳声,太师宇代表着什么所有人都清楚,那是帝国之剑,也是护国之盾,她有权决定一切,不管你愿不愿意她都有这个实力。

玄武、青龙、朱雀三人一脸的惊讶,起身望着鹏宇,他们之前对鹏宇身份有着疑问,想到这人一定不一般,却没有想到是这一尊大神。

紫魔眼中慌乱一闪而没,很快镇定下来,不知道心里所想些什么,不过脸部惊讶一点都不比青龙他们少。

“我知道你对我们的身份怀疑过,让我不得不说出来,但我说出来的时候,你们只能听从我的安排。”鹏宇平静道。

龙惊语露出意思微笑,开口道:“不用把气氛搞得这么压抑,我想他们知道该怎么做,如若不能还有我。”

鹏宇听了他的话,点头一笑,开口道:“乐笑、幽若蜜,吃完饭后你二人执我令牌,赶往杭州让总兵封锁济川官道,若有人反抗抓起来,实在不行可以就地处决。”

背着铡刀的女子叫乐笑、长枪女子幽若蜜,两人一脸沉重,起身抱拳道:“是。”

她二人都是杀罚果断的人,幽若蜜擅长冲锋,爆发力惊人,乐笑擅长防御,耐力持久。

是鲲鹏七仙中,疾风仙幽若蜜、战斗力第三,镇岳仙乐笑、武力第四。

“冰语,你赶回定军山,调集四千骑兵,命落无尘、葛狂二人一天之内赶到这里。”鹏宇道。

手持双锤女子起身抱拳道:“是。”,七仙中战力第一,狂暴仙与行云龙,被称为“魔鲲鹏”。

距离济川城八十里的雪地中,“咚咚咚...”

猛虎双脚踏雪,溅起一阵阵雪浪,凶残向前冲刺,所过之处不管是树木、还是大石当道,肩头铁柱直接招呼,大有一种神当杀神,仙阻斩仙的气势,他前方几只雪狼感受到气息,夹着尾巴急速四散跑开。

“吼...吼...”

猛虎长大嘴巴张扬自己威猛的气势,身似铁塔巨无霸,神似悍兽林中王,举手投足撕群狼,铁柱一荡镇三山。

五虎卷云山中,一座高峰之上,一人凌峰而立,一身花雕紧身衣,单手紧握刺天锥,双眼一墨一红,寸发直竖、孤傲的气势显露无疑。

此人正是飞天雕,英俊脸上一双犀利眼,鼻似鹰嘴,嘴若鸟喙,看起来三十左右,个头并不高与站在他身后的红魔差不多。

他紧盯济川城方向,战意从眼中燃烧,嘴角露出冷酷的笑容,声音干巴巴道:“如果真是雨神龙,我倒很感兴趣。”

浑身散发的冷气让红魔内心一颤,开口道:“八九不离十。”

“我想听的不是这话,我本以为魔主手下不会那么弱,看来我期望太高了,如果这次不能让我满意,我不介意杀了你们。”飞天雕道。

红魔皱了皱眉道:“我们也是为了尊上。”

“别拿尊上压我,我与你们只是合作关系,虽然我很感谢你们给我自由,做完十件事后、咱们两清。”飞天雕道。

“你迟早会跟我们的。”红魔道。

“可笑。”飞天雕冷哼一声。

“走吧,如果真是雨神龙,青魔他们只能送死。”红魔叹息道。

飞天雕转身看了她一眼,笑道:“他的确很强。”

直接翻身从山峰上跃下,双臂张开,双腿弯曲,真如雪中飞雕。

红魔眼中露出不屑,紧跟在他身后,两人一前一后,快速朝山下跃去,她虽然不屑飞天雕的傲气,但心中不得不服此人的轻功。

蓝魔与青魔并排而行,望着眼前的人马,转头问道:“如果真是雨神龙有没有策反他的可能?”

青魔摇头苦笑道:“你觉得可能吗?太师宇手下第一战将,九天将统领,身份大的吓人。”

“机会还是有的吧...”蓝魔道。

“哦,机会从何而来?”青魔问道。

“是人都有弱点。”蓝魔道。

“这点我承认,但他、你了解吗?”青魔问道。

“鲲鹏骑兵不好渗入。”蓝魔摇头道。

“只要太师宇还在,我觉得尊上的计划不可能成功。”青魔望天道。

“女人迟早要嫁人的。”蓝魔道。

“就算嫁人了,他也是太师宇。”青魔道。

“也许吧,不过白青离这人十分厉害。”蓝魔道。

“白青离不是咱们所能对付的。”青魔道。

“哈哈...鹏举有白青离、尊上有折天计。”蓝魔大笑道,可是眼中闪过一丝伤神。

“希望吧...”青魔道。

“青魔,你说十三天,咱们是第几?”蓝魔问道。

“这个真不好说,尊上的十三天你知道几天?”青魔问道。

“我只知道咱们阴天。”蓝魔道。

青魔抬头看了看天色,开口道:“阴天、雪夜,真够阴的。”

“既然选择了就相信自己。”蓝魔道。

“赶路吧...”青魔惆怅道。

二人猛踢马肚,急速朝前奔去,五千人马浩浩荡荡如涌潮的海浪,大雪还在飘飞从远处看,他们只是天地间的一缕丝发,走过的痕迹不过许久就被淹没。

济川城,往来客栈。

鲲鹏七仙吃罢饭,幽若蜜、乐笑、冰语三人来到鹏宇身边,鹏宇开口道:“速度要快。”

“是。”三人抱拳道,拿着自己的兵器走出门,来到马厩,牵出腾龙驹,扬鞭催马快速奔出济川城,朝杭州方向而去。

酒店内,黑豹爬在笼子旁边歪着脑袋,笼中怪女子一眼警惕的看着它,尾巴在身后摆来摆去。

龙惊语微笑望着这“二位”,开口道:“夜已深,干坐下去也不是办法,留下一两人保持警惕,其他人还是睡觉吧。”

“留下谁合适?”上水仟鱼冷声问道。

龙惊语看向鹏宇,问道:“映红留下,我这么安排行吗?”

鹏宇看了他一眼,笑道:“你可以做大帅了。”

“小人。”上水仟鱼骂道。

“就映红留下,还有墨辞你看这他们。”鹏宇道,起身指了指紫魔、月夜游魔组织三人。

走上二楼,黑豹耳朵动了动,跟在她身后。

映红就是那个身背竹筐的女子,七仙中排名第五,她的武器就是石子,散花仙、百步之内指哪打哪,就算百步以内有只苍蝇,她要打左翅、苍蝇右翅绝不受伤。

宝弓属于墨辞,与映红属于同一类型,属于远处攻击的那种,五百步之内箭无虚发,鲲鹏骑兵团神射手、追风仙。

龙惊语来到二楼自己房间,点上灯打量了一下四周,坐在桌上倒了一杯茶,揭开面具露出俊美的脸,抿了一口、看了看床头,眼波中泛着睿智。

“吱呀”

房门被推开,鹏宇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笑道:“你不瞌睡?”

“门外的也进来吧。”龙惊语淡淡道。

于青背着大刀走了进来关上门,一声不吭站在鹏宇身后,放佛空气一样,她本是一个不喜欢说话的女子,寂寞仙,战力第二属于太师宇的贴身护卫。

龙惊语笑道:“怎么不是仟鱼?”

“他去外面了。”鹏宇笑道。

“怎么你也感觉到了?”龙惊语问道。

“别拿我们当做傻瓜,虽然你很聪明,但我们也不笨。”鹏宇道。

“对今夜的事,你怎么看?”龙惊语问道。

鹏宇坐在椅子上,倒了一杯茶,表情严肃起来,开口道:“我怕他们针对的是帝国。”

“何以见得?”龙惊语问道。

“不是为了吸引帝国注意的话,他们就不会杀死一城之人。”鹏宇道。

“是谁有这么大胆子,敢针对庞然大物?”龙惊语道。

“胆大的人多了去了,比如说你,不过有胆子做的人不多。”鹏宇笑道。

“看来天下没有太平事。”

“天下太平,做不到事事太平,人性如此。”

“有什么办法?”龙惊语问道。

“绝对力量。”鹏宇道。

“世间本无绝对一说。”龙惊语感叹道

“是啊,力量越大反弹越大。”鹏宇亦是叹息道。

“如果没事我准备睡觉了。”龙惊语道。

鹏宇白了他一眼,开口道:“你能睡的着?”

“想睡就能。”龙惊语道。

“那你想睡吗?”鹏宇问道。

“不想睡。”龙惊语笑道。

鹏宇的眼神又痴了,每当看见龙惊语的笑容她都会痴,在她认为世间没有任何、可以比得上他的笑容,让人痴迷、无法自拔。

“我还是戴上面具吧。”龙惊语开口道。

“好好的,戴上它干什么?”鹏宇道。

“出去啊,难道你不想出去?”龙惊语问道。

龙惊语直接一个闪身,一脚蹬开窗户飞身而出,鹏宇一个跃身跟在他身后,于青紧随其后。

三人来到房顶,雪花稀稀落落飘洒着,一阵冷意袭来,使三人精神一阵,龙惊语开口道:“感觉真冷。”

“明天会更冷的。”鹏宇道。

她说的是天气,也是形势,明天肯定比今夜更冷。

蹲在城门顶上的上水仟鱼看着他们三人,脸上露出一丝不爽,虽然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他很恶心那副嘴脸,抓起一把雪在手中狠狠捏着,眼神却是看着龙惊语。

“咚、咚、咚...”

济川西北方向传来敲鼓的声音,有一声没一声、从远方隐隐约约而来。

龙惊语静静听了一会儿,笑道:“谁这么无聊,大半夜还敲鼓。”

“想不想去看看?”鹏宇问道。

“吼...”

一声吼叫隐隐传入他们耳中,龙惊语笑道:“会敲鼓的狗熊,倒是个稀罕。”

鹏宇反手背着游龙棍,闪身跃向另一屋顶,又一个跃身急速朝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去,蓝色连衣裙在雪夜中泛起点点星芒,如一只精灵起舞在白色世界。

于青紧随起身后,双脚踏空,脚间空气都变得扭曲起来,身后披风在雪中起伏不定。

龙惊语跃身来到一棵树上,灵泉剑光一闪,宝剑入鞘,两粗两细、四根一人高的棍子出现他手中,双手一挥两根棍子踏在脚下,手中棍子猛打身后树干,身子急速跟着鹏宇二人飞去。

双脚不断点踏棍子上,遇见房顶激起一道雪浪,身子从浪中穿过,双手棍子往后猛力一捣,龙惊语整个身子急速朝前滑去。

“咻...”在空中发出声音,如一只夜莺在鸣叫。

“不卖弄会死么?”上水仟鱼低声骂道。

酒店内,映红爬在桌上打了一个哈欠,夜雪舞手持铁链来到她身边,笑道:“现在可不是犯困的时候。”

夜雪舞,排名最末,号称坑仙,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子居然有这么一个称号,实在是因为她是一个抓捕行家,跟在鹏宇身边已经八年,从未失手过,身手不错但不会轻功。

“墨辞姐了?”映红小声问道。

“她在学猪。”夜雪舞笑道。

“你敢说她坏话?”映红问道。

夜雪舞撇了撇笑道:“她没精神不如猪啊,再说了当面说也不会把我怎么样,她敢对我动手,我就把她偷偷幽会男人的事公布于众。”

“知道这个秘密的人有几个?”映红笑道。

“目前,只有你我两人。”

“冰语老大好像也知道。”

“再加那疯婆子一个,总共三人。”

“乐笑、幽若蜜好像也知道啊。”

“再加她们两人。”夜雪舞吐了吐舌头道。

“榆木疙瘩也知道啊。”映红笑道。

“好吧,只有墨辞姐不知道。”

映红起身笑骂道:“去去去,赶紧躲你的猫猫去,跟你在一起很危险。”

“我敢保证你暗恋雨神龙的事,姐妹们都不知道。”夜雪舞掩口笑道,急忙跑开。

映红一脸吃人样,看着她消失在二楼,心中想起上水仟鱼的样子,不由得脸颊红了起来。

房间内,玄武三人背靠背坐在一起,眼神可以吃人,他们对面的正是紫魔。

“有这么大的仇恨么?”紫魔笑问道。

“我只是想看看你怎么死的。”朱雀道。

“怎么死都是死,有什么不一样么?”紫魔道。

“你们可真狠,至少三万生命啊。”青龙道。

“我怎么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紫魔问道。

“太师宇不是傻子,我也知道你根本听不懂我们再说什么。”青龙道。

紫魔眼神闪过一丝慌乱,很快镇定下来,开口道:“既然知道我听不懂,那你还想说什么?”

他的慌乱虽然一闪而没,但没有逃过三人毒辣的眼睛,青龙笑道:“温骨柔掌、夺命针、一笑黄泉、断此生。大手笔、好手段。”

紫魔一脸的惊讶,看着对面的青龙,就如见到鬼一样,突然眉头紧皱,脸上戾气爆生。

“生气了吧?小孩的把戏是不是很可笑?是不是想杀了我们,随你的便。”青龙一脸戏弄道。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紫魔道。

“魔主不可欺。”青龙傲然道。

济川城外,猛虎肩头铁柱一挥,“砰”一棵大树从中折断。

一脸轻松的望着十里之外的济川,真想不通两千里路,就算一只真虎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跑完这些路程,他虽然庞大却是个人,是人绝不可能跑这么快。

但猛虎是普通人吗?当然不是,武林人才辈出,猛虎却是唯一一位块头这么大却身手极好的人。

人送外号“昊天塔”,二十年前泰山之巅,一人单挑三十位武林高手,外门功夫金钟罩刀剑不入,内家心法密元流推卸山河。

三十位好汉无一幸免,一战成名,手中武器七百三十六斤,誉有“重祖”之称,“武道巅峰谁称尊,一遇昊天道无踪”,这两句话是武林中人对他的敬仰。

本来好好的武林宗师不做,十五年前独闯圣域,扬言要抢圣尊的妃子做老婆,圣贤山上见到一位侍女,他却以为是圣尊的妃子非要抱回家做老婆,打死无数卫兵,与鹏举的护卫大战一天一夜,最后被人剁掉一只耳朵,败下阵来。

此人见打不过护卫,也没有反抗,十分硬气的问鹏举,“凭什么你就能拥有那么多美人做老婆?”

鹏宇告诉他,“只因我是圣尊,你这只猛虎不懂。”

护卫本欲杀了他,却被鹏举拦下,觉得此人罪不至死,虽然他自傲也杀死了很多人,但他有自傲的本钱,并告诉他只要有能力打败护卫,给他一位自己的妃子有何妨。

猛虎之名由此而来,没有讨到老婆,又少了一只耳朵,傲气的他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决定苦练武功,从而消失在武林视线中。

“嗖、嗖、咻...”

三音破空传入猛虎耳中,龙惊语、鹏宇、于青三人来到他眼前十步远处,停下脚步,望着他那高大的身材,一脸的惊讶。

“哪儿来的小娃娃?”猛虎声音如雷问道。

三人同时感觉耳中一阵轰鸣,无奈的互相看了看,龙惊语笑道:“这人可真高啊。”

没等鹏宇二人说话,傲气的猛虎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无视他,大声道:“呔,听不懂话吗?不然小心大爷的棍子。”,十分得意的将铁柱在手中挥了两下子。

铁柱在他手中真如普通人手中的一根棍子,看起来毫无重量,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龙惊语心中闪出一阵无力感,苦笑道:“还真是根了不起的棍子。”

“看来你就是猛虎没错?”鹏宇问道。

“正是大爷。”猛虎傲然道。

“砰”一声。

鹏宇将游龙棍杵在地上,眼中战意燃烧问道:“可识得此棍?”

“女娃娃长得挺好看,脾气倒不小,怎么你想战我?”猛虎道。

“十五年来,你还是如此倨傲,听说你会来,我以为拥有傲骨的你不会堕落至此地步,看来我的情报并没有错。”鹏宇沉声道。

猛虎听到此处,眉头青筋翻滚,大声问道:“听说上官那老儿要来,我才来到此地,为何说我堕落?”

鹏宇舞动游龙棍,万花盛开,脚踩弥天步,急速朝他冲去,开口道:“问问我手中棍。”

十五年前她不在圣域,就算她在也赢不了此人,因为那时候她还只是个孩子,看到武林前辈,一直无敌手的她也免不了涌起好胜之心,再说了这种傲气十足的人没道理可讲,不折服这种人永远瞧不起你。

两条金龙在棍上游走,在雪夜中泛出耀眼的光芒,鹏宇人在空中,右手持棍一招猛斩金河,直打猛虎头顶。

猛虎看了一眼,就觉得这女娃身手不错,眼神毒辣的他,知道这一式可有千斤之力,大叫一声“来得好”

右手一拍铁柱一头,左手急速下摆猛压柱身,整根铁柱在他怀中直立而起,身子猛然向左一摆,铁柱只迎游龙棍。

“嚓”

龙惊语一个跃身,剑指东方,左手在胸祭真月,双脚空中连踏翻浪行,披肩发飘飞身子快速翻转着,手中剑一挥,一式神龙出海,灵泉剑摇摆不定、腾出龙形,直捣猛虎前胸。

“呼呼呼”

于青手中大刀、舞出个万火汇源,双手连续拍打在刀柄之上,刀尖每次都重复在一点之上,双脚连环扫风腿,地上积雪被她扫得飞出无数刀风,急速攻向猛虎下盘。

她施展正是墨教刀法“拜火”,脚踩“风行步”,她搞出来的阵势最大,雪花被双脚扫起凝聚成大刀,不一会儿二十几把大刀直逼猛虎,刀尖还是汇聚在一点之上。

猛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密元流涌入铁柱,整个柱子发出黝黑黝黑的晶芒,双脚猛然岔开,左手守阳、右手持阴,阴阳乾坤颠倒手挥动铁柱,“吼吼吼”柱子在空中发出野兽般的吼叫。

“叮、当、砰”

鹏宇的游龙棍与铁柱碰撞在一起,紧接着龙惊语的灵泉、之后于青的“枭神”。

龙惊语感觉自己点在了精铁上,急速朝后翻转而去,整条右臂都觉得发麻,手中剑差点脱身而出,摆动手脚保持平衡,落在地上。

鹏宇整个人被高高抛起,手中游龙棍戳天捣地,双手双脚急速踢打在棍子上,化解反弹之力,身子随着棍子的翻转而翻转,棍子跟随身子的飞腾而飞腾,不知是人控制棍子,还是棍子控制着人。

于青眼前大刀急速朝自己翻滚而来,身子飞快的朝后退去,激起一道雪浪,大有一种怎么攻来怎么回去的感觉。

“咚、咚”

猛虎摇晃着他拿铁塔般的身子,急速后退两步,一脸沉重看着三人,鹏宇给他的感觉是鼎镇乾坤,龙惊语洪流绝提,于青劲风逐浪。

“三个小娃娃倒也不弱。”猛虎吐出一口闷气,沉声道。

龙惊语三人又回来原来位置,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惊讶,吐出一口气,望向猛虎如看怪物一般,其实猛虎本来就是怪物。

“怪物,你也够劲。”龙惊语到。

“报上名来,你们有资格让我知道。”猛虎道,如果三人没有让他后退两步的话,他根本不屑与知道。

“龙惊语”、“鹏宇”、“于青”,三人同时开口道。

每个人都是高手,这不关乎朝廷事,就得对值得尊敬的对手给予最大的尊敬,因为猛虎有实力、值得他们尊敬。

猛虎瞪了他们一眼,开口道:“声音太小,一个个来。”

说话声音大的人一般耳朵都不好使,猛虎这样的大块头,无论身体哪个部分都要比别人大不止一号,由于身体庞大,看起来动作有些缓慢,武功可以让他加快速度,内功心法当然可以提高听力,但三人同时说话,他们的声音在他耳中就如蚊子乱叫一般。

其实龙惊语他们三人声音也不小,不过是平时说话声音而已,谁让对方身体那么大了。

在龙惊语所见过的人中左旋已经是最大块头了,拿他与猛虎相比的话,就如普通院墙与城墙的差别,虽然都是墙,根本不在同一级别。

鹏宇向前踏出一步,游龙棍横卧胸前,沉声道:“看招。”

急速朝猛虎奔去,手中棍横扫双江,脚下微风踏雪,在雪地中没留下一道痕迹,棍子上两条金龙就如从棍子中活过来一般,“吼吼”张牙舞爪。

于青紧随鹏宇身后,就如她的影子,双手互换舞刀,刀光在鹏宇身后舞出一片玄华,使得鹏宇就如身着光环的仙女,不管前边鹏宇有多快,于青就有多快,始终紧随其后,鹏宇慢她也慢,两人四腿就如两条腿一般,雪地上只留下于青的脚印。

龙惊语惊讶的望着她们二位,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实在无法想象有人将配合打得如此天衣无缝。

对于二人的配合他只能望洋兴叹,只能反手持剑静静欣赏种绝技。

不是他不愿意去帮忙,而是知道突然插手只能是帮倒忙,会影响鹏宇二人发挥,只能欣赏绝技的同时抓紧时间调息,待鹏宇二人歇息间,他就能补上。

猛虎双眼吐露兴奋,“咚咚咚”迈动步伐,铁柱在空中怒吼,舞出千道幽光犹如空间裂开千道痕。

兴奋道:“来得好。”

“叮当、砰砰砰...”

三人很快撞到一起,一道裂痕撕开就被一条金龙补上。

鹏宇游龙棍在左时、于青枭神刀就在右,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金色游龙在上、雪玉刀光在下,双人宛若一体,每到攻击时,于青就如同鹏宇的分身,两人就会分开作战,一攻即退、分身与主身又浑然一体。

两人的配合几乎不分彼此,犹若异体同脑的神人,又似互补互生的双子,一正一邪、一柔一刚,大开大合之间挥洒自由,展缓反侧之间刚柔并济,她两就如一人长着两个脑袋、四条胳膊、四条腿,似飞花、似腾龙、若雪溅、若冰崩。

猛虎右脚原地不动,手中铁柱八方纵横,双手左脚三龙扑云,黝黑之光所过之处一片暗淡,三龙行走之处奔浪飞渡,似悬河状吞天、若暴雨摧田园、似老僧稳坐禅、若行者不住山。

大约半柱香时间,三人分来,鹏宇、于青二人额头布满汗珠,退到龙惊语两旁。

对面猛虎,“砰”一声铁棍杵在地上,大口喘息着,一脸惊讶望着三个后生。

龙惊语双脚猛然踏地,原地直升,左腿抬到胸前,左臂伸到腿下,灵泉直指猛虎,左边身子缩成一团,右边身子大开大合,剑花如酒急速旋转,似一颗天际流星直击而下。

“啊...”

猛虎怒号,左脚向后猛踏一步,右脚扫在铁柱上,双手紧握铁柱,直捣天际,右脚向前踏出一大步,整个身子向前奔去,整个人就如一只猛然扑食的野兽,又似举柱捅天的巨人。

“砰”

灵泉剑劈在铁柱顶端,龙惊语整个人被抛向高空,比来的速度还要快几分,手中剑脱手而出,右手虎口裂开,整个人在空中发出破空声,手脚并用就如炸开的烟花一般,尽力保持着平衡。

此刻的他感觉胸口一阵沉闷,脑子虽然清明,但反震的力量让手忙较忙,手脚不听指挥的乱摆着,不一会儿就找到了感觉,双臂就如鸟儿的翅膀、急速扑飞着,双脚似一条蛇的尾巴合并在一起,前后左右、来来去去、时而转圈,控制这身子朝地面落去。

“砰、砰、砰...”

猛虎似一块巨石从空中落下,不由自主的朝后退出,每退一步地上就会留下一个很深的脚印,如果仔细看的话,积雪覆盖的地面上、脚印周围有着细小的裂纹。

连续倒退七步,他才止住退势,“砰”铁柱斜捣在身后,双脚周围的积雪飞出一大片,猛虎伸出左后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望着还在空中飞行的龙惊语。

“嚓”,灵泉宝剑插入雪中。

鹏宇闻声看了一眼灵泉,于青一个跃身抓在手中,飞身来到鹏宇身边。

“后生可畏啊。”猛虎叹息道。

鹏宇笑了笑,开口道:“果然老当益壮。”

“小娃娃,我还年轻、老字不适合我。”猛虎瞪眼道。

龙惊语落在地上,抬手看了一眼虎口,飞身跃起,两个起落就来到鹏宇身边。

“那怎样的字适合你?”鹏宇问道。

“青年吧。”猛虎道。

龙惊语将灵泉接到手中,开口道:“有这么大岁数的青年?”

“小子,刚才好受吧?”猛虎问道。

“感觉太棒了。”龙惊语道。

“你叫什么名字?”猛虎问道。

鹏宇抢先答道:“鹏宇。”

猛虎听到这个名字,显然一愣,问道:“圣尊是你什么人?”

“我侄子。”鹏宇道。

猛虎听到这话嘴巴快要掉在地上,一脸的惊讶,仔细打量起鹏宇来,开口道:“是个不错的女娃,但口气大的要命,你就不怕折寿吗?”

“看来你真的老了。”龙惊语道。

“我本来不再少年,你叫什么名字?”猛虎问道。

“鲲鹏骑兵,太师宇你听说过吧?”龙惊语没有回答他,反问道。

“天下人谁不知道?”猛虎问道。

鹏宇向前踏出一步,笑道:“就你不知道。”

“难道真的是你?”猛虎问道。

“没有难道,是真的。”鹏宇道。

猛虎静静看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笑问道:“你有丈夫吗?”

“目前她没有。”龙惊语笑道。

“别打岔,你懂不懂的尊重人啊?”猛虎瞪眼道。

“告诉我,是谁让你来这里的?”鹏宇问道。

“很重要吗?”猛虎问道。

“对我来说很重要。”鹏宇道。

“我却不能说,就算为此付出代价。”猛虎道。

“生命的代价?”鹏宇问道。

猛虎没有回答她的问话,显然已是默认,问道:“你到底有没有丈夫?”

“很重要吗?”鹏宇问道。

“对我来说很重要。”猛虎学着鹏宇的口吻道。

“咱们能公平交换吗?”鹏宇道。

“怎么个公平法?”猛虎道。

“你问我问题,我真实回答,你亦是如此怎么样?”

“不怎么样。”猛虎说完这句,闭上眼睛,一屁股坐在雪地中,休息起来。

龙惊语看着猛虎那样子,就觉得好笑,这么大的块头居然这么聪明,他坐在那里憨厚的犹若傻子,那样子有些可爱。

开口道:“既然不想说,那你能不能就此退去?”

“不能,答应了别人的就得做到。”猛虎道。

“那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龙惊语问道。

“什么事?”猛虎睁开眼问道。

“坐在那里别动。”龙惊语道。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总得给个理由吧?”

“没有任何理由,你到底答不答应?”

“不答应。”

“你不敢吗?”

“这世间本就没有让我怕的人或事。”

“哈哈,可笑真是可笑,如此大话你居然敢说出口。”

“事实就是如此。”

“事实就是你不敢答应我一件事,说明你在害怕。”龙惊语笑道。

“我有什么不敢的?”猛虎问道。

“既然没什么不敢,那为何不敢答应我?”龙惊语反问道。

“答应你又能如何?”

“这么说你答应了?难道不敢吗?”

“好,说吧什么事?”

“敢不敢答应?”

“说...”

“敢不敢答应?”

“当然。”

“敢不敢答应?”

被龙惊语连问两声,猛虎生气道:“好,我答应你,这世间本就没有我不敢的事。”

“那就坐在那里别动。”龙惊语到。

“我本来就没有动。”猛虎道。

龙惊语转身看向于青,开口道:“去找几条锁链来,越粗越好,越长越好,再找三匹好马。”

于青看向鹏宇,鹏宇对她点了点头,她转身跃起,向济川方向飞奔而去。

“小子你想干什么?如果你跟她、你们都走了,我答应你的事也就完成了。”猛虎道。

“放心,我跟她不会走。”龙惊语指了指身边的鹏宇。

“那你找锁链跟马干什么?”猛虎问道,他总有一种上当的感觉。

“你答应我的别动就好,至于我们想干什么,你想知道吗?”龙惊语问道。

“想。”猛虎道。

“我不想告诉你。”龙惊语笑道。

“你...”猛虎右手抓向躺在身边的铁柱。

龙惊语没等他说完,急忙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怎么不是?”猛虎起身瞪眼道。

“是男人的话你就应该说话算话,你已经动了说明你就不是男人。”

言罢,龙惊语转身问向鹏宇:“你觉得他是不是男人?”

“不是,因为男人不会反复无常,他最多算一个、像个男人的女人。”鹏宇笑道。

猛虎气的牙痒痒,额头青筋暴涨,怒声道:“气死我也。”,他本欲挥舞铁柱砸死龙惊语,但看到鹏宇那鄙视眼神,为了证明自己是个男人只好忍住了。

“谁叫你不是男人了?”龙惊语问道。

“我怎么就不是男人了?”猛虎愤怒道。

“你都动了,你还算是个男人吗?就算你现在脱了裤子,我也不信你是个男人。”龙惊语道。

“我不是还在原地吗?”猛虎狡辩道。

鹏宇看了一眼身旁的龙惊语,脸上全是惊讶,从未想过龙惊语会说出这样的话,不过听到猛虎的狡辩声。

就知道龙惊语是为了让他不要动才这样说的,突然这么一想,看着龙惊语的眼神立马就不一样了,觉得自己看上的男人就连说流氓话也是十分优秀的。

本来异性之间只要看上眼了,哪怕像个王八,在自己眼中就是玉树临风,何况龙惊语堪称完美的身材与相貌,鹏宇心里的爱慕涟漪快要决堤了。

龙惊语的注意力只放在猛虎身上,丝毫没有察觉鹏宇的眼神,不然的话他会选择沉默。

猛虎这人在他眼中是个猛人,凭他们三人的实力想拿下他根本没有可能,最多打成平手,所以对待这样的人只能考智取才能获胜,猛虎虽然很聪明,但他太骄傲了。

“好歹你也是武林前辈,你觉得这种狡辩我们会信吗?我真不知道你是怎样取信于别人的。”龙惊语笑道。

“我虽然动了一下,但我还在原地,这点你承认吧?”猛虎沉声问道,大有一种你不承认,我就跟你干的架势。

龙惊语观察着他的脸色,笑道:“嗯,这点我承认,你虽然还在原地,但是我还想问你是不是男人?”,他本来不想承认的,但怕猛虎发飙,只好承认但为了稳住他,又不得不去用刺激他。

猛虎听了他承认的话,脸色变得好看起来,开口道:“是不是男人需要解释吗?”

“男人不是靠解释就能证明的,是不是男人不是你说了就能算的,如果是真男人就做给我们看,往往眼睛看到的比耳朵听到的真实,我说这话有没有道理?”龙惊语问道。

“嗯,我承认你说的话很有道理,但我还想说我是男人,如果不说,像你这种人肯定又会问你是不是男人,你是男人的话你就要说出来,虽然我知道你是个男人,但你不说的话,我就不敢确定了。”猛虎辩论道。

龙惊语惊讶的看向猛虎,没想到大块头也有这么好的口才,可以用伶牙俐齿来形容,看了看身边的鹏宇,发现她也一脸吃惊望着猛虎。

猛虎望着他们两人那吃惊的模样,笑道:“小娃娃,在我面前你还嫩了点。”

“不是我嫩了点,我现在想确定一件事,你稍等一下。”龙惊语开口道。

猛虎一脸老猫看到小老鼠般的样子,笑道:“好啊,我等着。”

 

评论
现代言情
爱情连线电视台
爱结
爱的旅途我陪你
你的刺猬我的树
那从没遇见的爱情
霸道总裁匪气女
玄幻奇幻
妖怪的爱情
校园青春
同学,班长和老师
诗意的校道(上)
诗意的校道(下)
都市重生
蒋西湖正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新疆时时彩后一计划 新疆福利彩票apk 新疆时时彩tv计划 新疆时时彩最冷的号码
新疆时时彩后一计划 新疆时时彩乐彩 新疆时时彩害死 天津时时彩五星和值
新疆时时彩几点封盘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96 新疆时时彩怎么算中奖 怎么赚钱白手起家
新疆时时彩后一计划 新疆时时彩怎么跟号 新疆时时彩-百度 上海时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