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应用

扫一扫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app 个性原创阅读随行

安卓版
手机站点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您还没有 [ 登录 ]

第23章:猛虎下山 续

本文地址:http://www.ageegu.com/book/story_1019.html
文章摘要:第23章:猛虎下山 续,观沧海光滑盘根究底,非法拘禁卖国清了。

雄图争霸 作者:闻 泣

更新时间:2016-09-11 22:28字数:6485

龙惊语拍了拍鹏宇肩头,问道:“你是不是男人?”

鹏宇眼中露出惊讶,不知道龙惊语这是搞得哪一出,不过看到他那眼神中的平静,就觉得这人在搞鬼,开口道:“我是个男人。”

这会轮到猛虎惊讶了,他实在是想不通龙惊语为什么要问那么一句话,更想不通的是鹏宇这个女人,居然说自己是个男人。

龙惊语道:“你明明就是女人,你说你是男人,我不信。”

转身看向猛虎,指了指鹏宇,问道:“她说她是个男人,你信吗?”

“不信,他分明就是一个女人,小娃娃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猛虎问道。

龙惊语没有理他,继续看向鹏宇,指了指猛虎,开口道:“你说你是个男人,不但我不信就连他都不信,你还能说自己是个男人吗?”

鹏宇白了他一眼,心道“是不是个男人你还不知道吗?我明明是个女人你却非要问我是不是男人,我觉得你话里有话回答了我是男人,你却不信非说我是女人,如果我是男人的话不要说你不信,就连我自己都不信,真搞不懂你究竟想怎样?”

不过心想归心想,嘴里却答道:“我真的是个男人,信不信由你。”

猛虎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龙惊语,根本不知道这小子在搞什么鬼,他严重怀疑眼前这小子疯了,不但是个疯子眼神还不好使,不但是个眼神不好使的疯子,而且脑子也抽了。

龙惊语转身看向猛虎,笑道:“虽然现在离天亮不远,视线有点模糊,但我想以前辈的眼力应该看得到吧?天色虽然黑暗但丝毫不影响听力,前辈我的说法对吗?”

“有什么屁你可以尽情的放,这么空旷的地带臭不到我们两个,就算臭到了也是一会儿功夫,我们还能承受的住。”猛虎骂道。

龙惊语面具下的眼神露出笑意,嘴角翘了起来,开口道:“我记得前辈刚才也说自己是个男人,我们两个不信,现在鹏宇说她是个男人,结果咱们两个也不信。”

没等猛虎说话,龙惊语直接问向鹏宇道:“他刚才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你信不信他是个男人,反正我不信。”

鹏宇终于知道龙惊语刚才问她的目的了,发现自己喜欢的男人真是一个天才,明明知道是在胡说八道,但根本找不到反驳他的理由。

她脸上快笑出花来了,不是那种哈哈大笑,其实这种笑话并不可笑,而是因为喜欢的男人脑子好使,内心发出真挚的笑容。

开口道:“我真不信他是个男人。”

两人同时转头看向猛虎,只见猛虎一脸的憋屈与诧异,他实在是想不通,话还能如此说?

明明满嘴喷粪能恶心死人,但却根本找不到那个可以堵住喷粪嘴的干净塞子,明摆着的事经过这小子那么一说,是的变成了不是,真的变成了假的,咱还找不到理由反驳。

心中跟明镜似的,但嘴上还得说这小子说的有理,太对了、真他娘太对了啊,对的老爷都想骂人了,说的真有理,这理有的怎么让人有种飙泪的感觉。

“前辈,既然你两说的话除了自己相信之外,其余都不相信,看来你们只能用行动证明自己是跟男人了,你说我说的对吗?”龙惊语笑道。

“对,你说的真对,太你娘的对了,啊......我快要疯了......”

猛虎怒吼、发泄心中的憋屈,他真想冲过去干死这面具小子,怪不得要戴面具原来是个见不得人的东西。

他感觉自己快要憋出内伤来了,刚才还骂他是不是被驴踢了,现在觉得自己真被驴踢了。

这种感觉疼的要命却羞的说不出口,就如自己准备坐在一块大石上,结果一不小心压坏了这块石头,割得屁股生疼又被飞起的石子打着脸了,找谁说理去???

“呵呵...呵呵呵...”

鹏宇看到猛虎那郁闷到死的表情,再加他的怒吼声,觉得太搞笑了,笑的自己人仰马翻的,左手掩口,右拳轻轻锤了下龙惊语肩头。

“哈哈...哈哈哈...”

龙惊语看着他那样,本来不想笑的,努力憋着自己,就算憋出内伤也不笑,却被鹏宇锤了一拳,好像笑声能传递似的,他实在是憋不住了、再憋下去会死人的,哈哈大笑的他突然很佩服自己。

一个野兽般的怒吼声,一个精灵般的欢笑声,一个暴发户般的大笑声。

三种截然不同的声音,飘荡在寒冷的夜空中,雪景本是端庄恬静的,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该有的宁静,却增加了生气,不和谐的声音变得有些活泼起来。

三人都眼睛挂着泪,龙惊语是太佩服自己了,鹏宇是觉得喜欢的男人坏的太优秀了,猛虎当然是憋屈哭的,他实在想不通自己这样武林巅峰的存在,没有败在武功之下,却败在了无耻之下,这样传出去会被人拿屁股笑的。

以猛虎的身手如果出手的话,虽然拿下对面两位有些吃力,但一炷香的时间绝对让龙惊语二人躺在地上,自己也会付出不少的代价。

此时虽然被龙惊语气的可以说快要吐血,但他没有动手,因为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骄傲,何况他是武林前辈,明知道龙惊语是个把不变的真理,说成找不到理由反驳的歪理,歪理它也是一种道理。

眼角有泪是因为他败给龙惊语了,这种失败让人憋屈无比,但不得不承认他败的是如此彻底,这就是语言的魅力,它虽没有实际攻击,运用得当的话语言就是一柄杀人不见血的刀。

“好好好,好小子,好的很。”猛虎无奈道。

“谢谢前辈夸奖,不得不说我赢了。”龙惊语抱拳道。

“我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败了,说实话你的身手也不错,但没有你那一张嘴的厉害。”猛虎笑道。

“我可以认为前辈这是在夸我么?”龙惊语问道。

“无耻到你这种地步,除了夸你、我还能说些什么?”猛虎反问道。

鹏宇笑道:“呵呵,我说前辈既然你承认自己败了,那咱们能不能聊聊正事?”

“哈哈,前辈我叫龙惊语,你可是我嘴下败将。”龙惊语笑道。

猛虎看了一眼鹏宇,又瞪了一眼龙惊语,将铁柱仍在地上,一屁股坐到上面,不爽道:“失败者要有觉悟是吧?”

龙惊语与鹏宇对望了一眼,都看的对方眼中的笑意,龙惊语开口道:“这可是前辈你说的。”

“得得得,别一口一个前辈、前辈的,大好青年都被叫老了。”猛虎道。

“我今年十七,大个子你了?”龙惊语问道。

猛虎两只虎眼瞪得快要装下一只碗,惊讶道:“十七岁就这么无耻,告诉我十八岁的你、能够无耻到什么程度?”

龙惊语听了这话,一阵无语,耸肩道:“十八岁那是明年的事,明年到了我才能告诉你。”

“你说你叫龙惊语,那龙千语是你什么人?”猛虎问道。

“兄长。”龙惊语平静道。

“什么?北望太阿是你兄长?”猛虎、鹏宇惊讶问道。

“正是家兄。”龙惊语道。

“我没记错的话,如你兄长还在,今年三十有七?”猛虎问道。

“你没记错,如果兄长还在,就不会有龙惊语。”龙惊语道。

“为何?”猛虎问道。

“爹娘将他们的爱全给了哥哥,他却骗了他们,我从不愿提起那个骗子,但我不得不承认哥哥是个英雄。”龙惊语道。

“可惜了北望太阿...”猛虎感叹道。

“没什么可惜的,虽然我是哥哥的替代品,但我会替他照顾好爹娘的,他是个混蛋,如果他还在世我一定会揍死他,他欠了爹娘一辈子的债,却要我偿还,你说他要死为什么不早一点死,偏偏在爹娘寄予厚望的时候、骗走了爹娘全部爱的时候、骗到嫂子爱的时候、骗到侄女会叫爹爹的时候,你们告诉我他为什么不早一点死去?”龙惊语怒吼道。

“哎!...你何必这偏激,病魔要带走他,谁也拦不住。”猛虎叹息道。

鹏宇望着龙惊语那因愤怒变得扭曲、双眼挂满泪水的脸,一种揪心的痛,她不知道该去如何温暖他,怎样就能减轻他内心的痛苦,只能陪着他流泪而流泪,看着他痛苦而痛苦。

这也许就是对爱的一种付出,感同身受,因他的快乐高兴着自己,因他的痛苦悲伤着自己。

他的一点笑容,就能让一个春天满布世界,他的一滴惆怅就能将自己关进见不到光明的深渊,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全部,这是人间最真诚的情,却是人类最悲哀的义,爱虽是情感的化身,却也是残忍的使者。

“哈哈哈...既然他早知道病魔会带走他,为何还要来到这个世界,早知道他不给家人幸福,为何要欺骗最爱他的亲人?他走了是那么的潇洒,可曾感受过活着的人的痛苦,可曾见到那些为他流泪的眼,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自私,死了就死了,我不稀罕这样的哥哥,可我心疼那几个为他悲伤的脸,龙千语我恨你...啊...”龙惊语怒吼着,发出心中的悲痛。

“嗖”,

灵泉剑在手,闭眼随心走,剑光如流银河羞,飘影如魅鬼见愁,气质如冰逼温酒,恨意滔天欲还休。

龙惊语挥舞折梅剑法,在寒冷中孤傲,在孤傲中绽怒,绽怒中吐尽芬芳,芬芳迎风走,香飘万里却飘不到春季。

折梅剑法是北望太阿的成名绝技,在龙千语手中虽然孤单但不失傲意,龙惊语手中也有这孤单却多了寂灭。

一套剑法舞毕,龙惊语冷静下来,开口道:“让前辈见笑了。”

“我说小子,你这样下去迟早会走火入魔,北望太阿已是你心中的魔怔,我这么说你能够明白吧?”猛虎问道。

“如果他是心魔,我希望他永远住在我心中,忘记亲人就算变得多么强大,我也做不到。”龙惊语道。

“我并不是让你忘记,只希望你看开,人死不能复生,如果北望太阿泉下有知的话,我想他不希望活着的人为他这样,给死者一个解脱,别再惦记让他自由的离去,打开自己那扇窗户,别再惦记、让阳光满屋。”猛虎道。

“多谢,受教了。”龙惊语道。

“我不知道你听得懂还是听不懂,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话,放下并不是忘记。”猛虎道。

“好。”龙惊语道。

“前辈,你知道前方济川城发生了什么事吗?”鹏宇问道,她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也想转移龙惊语的注意力。

“发生了什么事?”猛虎问道。

“一城的人全死了。”鹏宇道。

“什么?谁会这么丧心病狂?”猛虎起身惊讶道。

“也许叫你来的人。”鹏宇道。

“这不可能,我相信他不会这样做。”猛虎摇头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你到济川是找上官群是吧?”鹏宇问道。

“不错,不然我就不会来到此地。”猛虎道。

“上官群根本不会来的济川。”鹏宇道。

“你为何如此肯定?”猛虎问道。

“因为我是太师宇。”鹏宇道。

“这个理由的确充分,上官群本是你们官方的人。”猛虎道。

“让你来的那人,肯定教了你怎样逼出上官群的办法。”鹏宇道。

“没有。”猛虎道。

“真的没有?”鹏宇问道。

“真没有,他只说我到了,上官群也就到了。”猛虎道。

“那前辈有没有兴趣随我济川一走?”鹏宇问道。

“也好,本来我的目的就是去济川。”猛虎道。

三人急速朝济川城赶去,三人的速度丝毫不相上下,龙惊语、鹏宇二人一个跳跃就是几十米距离,猛虎两步就能赶上。

天色大亮,清晨的风有些刺骨,上水仟鱼、于青二人赶着济川城所有马匹,总共三百来匹上好骏马,其中五十多匹拉着马车,马车上全是锁链,有粗有细。

“咱们需要准备如此多吗?”于青骑在马上问道。

“需要,赶快走。”上水仟鱼道。

两人刚将马匹赶出城门口,不远处二十几匹快马朝他们奔来。

上官群一身连环兽铠,五十多岁样子,花白胡须一张大黑脸,手持大刀领着自己亲卫,突然看到济川城奔出无数匹骏马,大喊道:“何人?留步...”

上水仟鱼忘了他们一眼,对于青道:“你先去,我稍后就来。”

调转马头,来到上官群面前,笑道:“没想到上官元帅会到此?”

“给我拿下。”上官群不答话,手中大刀劈向上水仟鱼脑门。

“喂喂喂,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不会不认识我吧?”上水仟鱼斩浪剑抵住大刀不解道。

上官群抽回大刀,嘴角露出冷笑,从马背上直接跃起,长柄大刀舞着三花,狠狠劈下,开口道:“怎么能不认识,雨神龙阁下,太师宇手下第一战将,本帅拿的就是你。”

上水仟鱼一个跃身躲开他的攻击,斩浪剑在手中猛然一挥,一道剑气直飞上官群面门。

“砰...”

上官群大刀一挥,挡住面门剑气打在刀刃上,双臂猛然挥下直砍上水仟鱼马腿。

“你这个老疯子。”上水仟鱼骂道。

飞身而起,手中斩浪泛出紫红色光芒,上百道剑气涌出带着千军之力,直劈上官群头顶。

上官群身子急速旋转,朝马肚一侧转去,手中刀势不变。

腾龙驹嘶鸣一声人立而起,躲开他的攻势向前奔去,他身后亲卫十几人飞身而起,长枪直捣身在空中的上水仟鱼,十几人手持弯刀纵马来的上官群四周。

攻敌所必救,上水仟鱼如若攻势不变,必受到攻击,他双脚轻点枪杆,身子急速反转倒立在空中,手中斩浪霍然挥下,一招力劈山河砍在枪杆之上,整个人借力飞向腾龙驹。

上水仟鱼坐在马背上,调转马头直面人群中的上官群,沉声道:“老匹夫,你疯了吗?就算你是南隅大帅,私自对本将出手你应该知道后果吧?”

“我呸、你这个没人性的畜生,本帅今日拿的就是你,是否曲直全由圣尊裁决。”上官群大骂道。

“这么说你一定要拿下我?别以为我会怕你,别说就你这点人手,就算一万人马本将若取你首级,犹如探囊取物。”上水仟鱼沉声道。

“我把你个纵亲行凶的狂徒,还不束手就擒。”上官群骂道。

“老匹夫,虽说你官职比我大,胆敢信口雌黄?”上水仟鱼道。

“本帅问你,你师妹宇文颜所在何处?”上官群问道。

“我怎么知道?”上水仟鱼反问道。

“这么说你不知道,我也知道你不知道,但你师妹的天罗针你应该认识吧?”上官群愤怒道。

“怎能不认识。”上水仟鱼道。

“既然认识,那你就应该知道济川一城之人死于谁人之手。”上官群喝道。

上水仟鱼双指从袖中取出、昨夜从死者头部取出的针,内力涌入,脸色一阵苍白,却见针头分成几叉组成一个天字。

“雨神龙阁下,你还有何话说?”上官群问道。

“这绝不可能。”上水仟鱼摇头道。

“你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猜测?”上官群沉声道。

“这绝不可能。”上水仟鱼道。

“咚咚咚、轰隆隆...”

一阵大地颤抖的声音传入他们耳中,三百来匹骏马狂奔而来,就如千层潮浪积雪飞溅,宛若滚滚天雷,声势浩荡,震耳欲聋。

“上官匹夫...”

与马匹齐头并进的猛虎大吼一声,单手掷起铁柱向上官群投来,黝黑的铁柱在空中发出怒吼,如一道黑烟直飞天际,携带绝世之力。

地上猛虎双臂摆动,脚步如跳羚飞渡,硕大的虎脑向前倾斜,周身的空气由于速度过快变得扭曲起来,天上铁柱有多快,地上他就有多快。

“这是个疯子...快散开、赶快散开。”上官群大声道。

就在众人纵马散开之际,“咚...”猛虎如一大块石头一般双脚砸在地上,双脚直接陷进土里,“吼...”头顶铁柱直落而下。

猛虎双脚猛然踏地,整个人原地飞起,巨大的身子在空中缓慢旋转着,伸开双臂抱住铁柱。

“咚...”铁柱一头先着地,整个柱身陷进地面四分之一的长度,周围的地面裂开,如普通人小拇指宽的口子。

“呼呼呼...”

猛虎抱着铁柱急速旋转了几下,双脚落地,一脸笑意望着上官群。

“你这个疯子。”上官群骂道。

“砸死你说明命该如此,砸不死你说明造化大。”猛虎笑道。

上官群跳下马背,不顾形象指着猛虎的鼻子,一跳一跳的骂道:“你这个混蛋,与你为兄弟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耻辱,有这么大的仇吗,每次见到我都想置于死地。”

猛虎一手处在铁柱上,一手插在腰间,低着头看着蹦的老高、胡子翘起的上官群,笑道:“这仇在三十年前就大了。”

“去你娘的,不就是睡了你姐姐嘛,你至于每次见到我就跟见到杀父仇人一样吗?”上官群气愤道。

“老匹夫,难道这仇还不大吗?”猛虎瞪眼道。

“你给我滚,老子怎么就老了,别看长得跟个愣三似的,你难道不知道你比我大两岁?”上官群骂道。

“老子就看你不爽,王八蛋居然还是我姐夫。”猛虎骂道。

“不管谁是你姐夫,生的孩子都管叫你舅舅就行了,你管那么多干嘛?”上官群道。

“别人做我姐夫我没意见,就你做我姐夫让老子浑身都不爽。”猛虎道。

“不爽你能咬我啊?说实话老子每天晚上都在睡你姐,你能怎么着?”上官群问道。

猛虎直接伸出一只手,像提个鸡仔似的抓住上官群,打手直接轮动扇在他屁股上,他那大手掌覆盖着上官群的两个屁股蛋子还绰绰有余,“啪啪啪”直接三下。

他像丢石子一般丢开上官群,冷笑道:“咬你这孙子,皮糙肉老的,还不如打屁股舒服。”

“你...”

上官群滚落在地,一句话还没说完,脸部通红双眼泛白就晕死过去,少半是疼的,多半是气的。

“嘶律律...”

乌云盖雪驮着鹏宇,来到上水仟鱼身边人立而起,于青骑着自己的坐骑紧跟在鹏宇一侧,龙惊语骑着一匹大红马在鹏宇另一侧。

“怎么回事?”鹏宇问道。

上水仟鱼望了一眼鹏宇,无力道:“事情比咱们想象的还要复杂。”

“上官群怎么到此?”鹏宇问道。

“这得问他。”上水仟鱼道。

龙惊语纵马来到猛虎身边,笑道:“大个子没想到还有打你姐夫屁股的嗜好。”

“滚...看见你,就让人觉得看见瘟神在上茅厕。”猛虎骂道。

龙惊语跳下马背,来到上官群身边,一掌拍在他胸口,一股真气涌入他体内。

大约十息功夫,上官群急速咳嗽起来,站起身来右手指着猛虎,气的脸色发青就是骂不出口。

猛虎笑道:“十几年没见还是老样子,好歹老子也是你家娃舅舅,就不想请我去你家坐坐?”

“没想到上官元帅在此?”鹏宇问道。

上官群转头一看,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抱拳道:“不知太师在此,小帅有失体统。”

鹏宇抬起左手示意他起身,开口道:“无妨,不知元帅怎会到此?”

“缉拿凶手。”上官群道。

“这么说上官元帅对济川一事已有眉毛?”鹏宇道。

“正是,行凶之人正是雨神龙师妹宇文颜。”上官群道。

“有何凭证?”鹏宇问道。

“天罗针。”上官群道。

鹏宇转头问向上水仟鱼,“可是你师妹的天罗针?”

上水仟鱼掏出天罗针,开口道:“正是。”

鹏宇问向上官群,开口道:“不知元帅从何而知一城之人死于天罗针下?”

上官群道:“昨夜二更有人报案,可是报案之人已死。”

几人听了他的话,不觉得眉头紧皱,此间事情越来越复杂,龙惊语想到这几天走过的地方与所见到的人,根本毫无头绪可言,昨夜二更他们济川城中挨家挨户查看死者,三更才回到客栈的,既然二更就有人报案,这么说报案之人已经知道他们来到济川,可是济川除了他们几人就剩死人,根本没有人离开,鲲鹏七仙虽然离开了几人,但都是在他们之后来的。

“不知上官元帅将报案人的尸身如何处置了?”龙惊语问道。

上官群转头看向龙惊语,不解问道:“不知阁下是?”

没等龙惊语回答,鹏宇说道:“我的朋友。”

上官群听到太师宇的回答,开口道:“尸身我已吩咐手下掩埋了。”

“那报案之人可有别的说词?”龙惊语问道。

上官群回想了一会,开口道:“当时那人浑身是血、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见到我之后就说一个女魔头在杀人,济川一城之人全死了,天罗针...,然后他就死了。”

“那上官元帅如何得知雨神龙在此?”鹏宇问道。

上官群道:“并不得知,只是我刚来到此地就看见他。”

“那你为何一见我就要缉拿我?”上水仟鱼问道。

上官群道:“那人一报案,我就立马动身来到此地,就看见你,如果你是我,你会作何反应?”

龙惊语听到此话,自言自语道:“世间居然有如此巧合之事?”

他虽然在自言自语但他的声音并不小,几乎所有人都能够听到,众人不觉互相看了看,之后几人都看向龙惊语。

“你们看我干什么,我只不过是觉得这些事未免也太凑巧了。”龙惊语道。

“那咱们该怎么办?”鹏宇问道。

龙惊语转身平静的看向猛虎,问道:“你说该怎么办?”

猛虎瞪着一双大眼,怒声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

“这里好像知道怎么办的只有你了。”龙惊语肯定道。

“无耻小子你这话里有话啊?”猛虎道。

“所有人都听出来了,看来你还不是太笨。”龙惊语道。

“大家都别看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的。”猛虎道。

龙惊语漫步向他走来,开口道:“如果你还不想说,那我们只好再讨教讨教了。”

“你让我说什么?”猛虎问道。

“是谁让你来济川的?”龙惊语问道。

猛虎看着走过来的龙惊语眼中充满不屑,开口道:“别以为威胁我就会怕。”

“我知道你不怕,但我可不想与你一对一。”龙惊语道。

“咚...”

猛虎拔出铁柱用力的杵在地上,沉声道:“就是再来三十人,我亦无惧。”

“三人就能与你平手,何况这里比三人多,我知道你武艺高强,但不是出神入化,也不是刀枪不入。”龙惊语道,右手握住剑柄,一副就要干仗的样子。

鹏宇手持游龙棍,于青紧随其后,上水仟鱼跃身来到猛虎身后,四人做出围合之势将猛虎困在其中。
 

 

评论
现代言情
爱情连线电视台
爱结
爱的旅途我陪你
你的刺猬我的树
那从没遇见的爱情
霸道总裁匪气女
玄幻奇幻
妖怪的爱情
校园青春
同学,班长和老师
诗意的校道(上)
诗意的校道(下)
都市重生
蒋西湖正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新疆时时彩怎么投注 中国彩票 新疆时时彩中奖号码 新疆时时彩五星直选技巧
新疆时时彩后一计划 新疆时时彩有人控制吗 时时彩开奖号码助手 时时彩聚宝盆平台官网
新疆时时彩几点封盘 重庆时时彩时间表 新疆时时彩数据官网 新疆区位图
新疆时时彩几点封盘 新疆时时彩开奖假不假 时时彩必出两码组合 新疆时时彩遗漏分析
江西11选5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预测 江西时时彩倍率是多少 安徽25选5几点开奖结果查询安徽25选5最新开奖结果 百家乐
山东体彩11选5 三公规则 将夜txt全集下载 黑龙江时时彩介绍 昨天青海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福利彩票走势图 凤凰娱乐 贵州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幸运赛车q群加338080高手3群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分析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分析 江西快三推荐号 11选5奖金对照表 群英会彩票 香港六合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