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应用

扫一扫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app 个性原创阅读随行

安卓版
手机站点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您还没有 [ 登录 ]

第40章:第二十八回 群魔摇旗

本文地址:http://www.ageegu.com/book/story_1192.html
文章摘要:第40章:第二十八回 群魔摇旗,局机关雾水云卷云舒,装疯巴尔赞陇头音信。

雄图争霸 作者:闻 泣

更新时间:2016-10-10 00:01字数:14622

道义--无形的规矩,无处不在。

冥冥之中有天意,神明无形藏心底,若是问心无处寻,天地阐述道与理。

平关道,位于大京中部、旱魃山西面,官道可并行四辆马拉车。

官道上行人来来往往,好不热闹,一片繁荣景象,就如这七月的天气一般,处处充满激情。

旱魃山,山头并不高,山体却是庞大,方圆上万里,横穿大京中、西部。

魔王范重一行人,站在山头,俯视平关道上行人,除了秦玉蝉、文成、宇文颜三人之外,其他各个都双眼放光。

咕咕鸟兴高采烈的从山下跑来,虽然气喘吁吁,但精神十足,兴奋道:“教主,山下好多肥羊啊。”

范重像是发现了新奇玩意似的看着他,一本正经摸着他那没有胡须的下巴。

咕咕鸟被他看得有些发毛,不明所以,不解道:“教主,我哪里有不对吗?”

“没有啊,不过我想抽你。”

“啪”

范重一个巴掌抽在他脸上,没好气色道:“我发现你真是个废物,让你去踩点,结果你却说好多肥羊,你这意思是说我们都是瞎子吗?这么大官道,那么多行人,还需要你来说?”

咕咕鸟摸这自己的脸蛋,献媚道:“教主息怒,点已经踩好了,我是来搬兵的。”

范重一把揪住他耳朵,轻声问道:“你踩的点在哪里啊?”

咕咕鸟呲牙咧嘴,指着山下道:“就在那里。”

“山下那么多人,你指哪个?”范重道。

“最肥的那个。”

范重放开他,笑道:“这是你说的,最肥那个,跟中午你要是不给我拿来三百两金子,我就扒了你的皮。”

咕咕鸟点头哈腰道:“好好好...”

他满口答应,可听到最后好不下去了,三百两金子?这不是要人命么,大白天的抢劫已经够有难度了,还要三百两、而且还是金子,路上的都是行人啊,谁没事拿着三百两金子瞎转悠?

范重一看他这样子,就觉得好看,一本正经道:“怎么,你这个态度让我很为难啊。”

咕咕鸟一听他这话,感觉自己的皮又痒了一样,浑身不自在,心道“就你这么个魔鬼,谁还敢让你为难啊,想揍人了你就明说,反正每天都要挨一顿,我早就习惯了,但你不能总是找这么让你憋屈的理由吧,你还能不能再无耻一点?”

可习惯归习惯,谁愿意没事挨打啊,咱生下来又不是欠揍的主。

急忙道:“不为难,一点都不为难,只要教主你给我人马,我一定办的到。”

“你要多少人马?”范重问道。

“八个足够。”咕咕鸟道。

“啪”

范重又是一巴掌赏给他,笑道:“你这是跟我开玩笑了?八个人?大白天的?而且是光明正大的?”

咕咕鸟道:“实在不行的话,再多给我两人就好。”

范重冷哼一声,巴掌又伸了出来。

吓得咕咕鸟一阵抽搐,脸蛋凑过去,那个表情要多不情愿,就有多不情愿,可他不敢不给魔王面子,虽然是打脸的面子,但一定得给足。

等了半天不见巴掌落下来,咕咕鸟不解的睁开眼睛,只见范重满脸的笑意,这个笑脸让他不寒而栗。

范重轻轻拍着他的脸蛋,笑道:“我没用那么可怕,我就给你十人,三百两金子一文都不许少,也不许偷。”

咕咕鸟心中又是一阵咒骂狂响曲奏了起来,“你没那么可怕,你娘个姥姥,你骗谁了...”

反正不管范重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他们哪敢有意见啊,早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点头道:“教主你就瞧好吧。”

范重一屁股坐在地上,随意挥了挥手。

咕咕鸟明白他的意思,可以滚蛋了,立马点将出发。

“你、你、你,还有你,对对对就是你,给我过来。”

咕咕鸟指了七个孩子,来到文成身边,笑道:“大护法,我也需要你。”

文成一脸无语,瞪眼道:“我像个坏人吗?”

咕咕鸟笑道:“就你跟个大猩猩一样,也不像好人啊。”

这话听到范重耳里,一阵好笑,看了文成一眼,心底突然想起棒槌、坏水、皮二、齐妙妙等人来。

这话听的文成一阵咬牙,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混蛋,怎么说话了?

“你还别不乐意,有你去保证干起事来麻溜。”咕咕鸟笑道。

文成干瞪眼道:“好吧。”

咕咕鸟对七个孩子道:“将那个老王八蛋叫来。”

“好嘞,鸟爷你就瞧好吧。”

七个小男孩,跑去一阵,叫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衣着破破烂烂的,怎么看都觉得是个刚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秦玉婵看到这个老人,一阵无语,感觉自己的人生彻底无望了,想不到堂堂阴天使者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她所有的计划都随这人泡汤了。

范重指了指阴天使者,笑道:“过来吧宝贝儿。”

阴天使者抱拳道:“教主。”

“你们那个什么狗屁天主,你确定就在前面九滨城中?”范重问道。

阴天使者道:“应该吧。”

“啪”

范重起身照着他的老脸就是一个巴掌抽了过去。

骂道:“你少给老子应不应该的,要是找不到他,你就瞧好吧。”

“是。”阴天使者抱拳道。

在魔王面前,他真不敢放一个屁,哪怕放屁的心意都不敢动一下,魔王收拾起人了,真叫人后悔从娘胎里出来。

“啪”

咕咕鸟过来就是一巴掌给他,凶狠狠道:“老王八蛋,跟老子走。”

“劫富济贫喽,又有好吃的了...”

七个孩子乱跳着跟在他们三人身后,朝山下跑去。

一小女孩来到范重面前,笑道:“教主,我们也想去。”

范重看了她一眼,笑道:“有志气,这个想法真理想。”

七八个小孩,齐声道:“教主我们也是这么个想法。”

范重摸摸下巴,惊讶道:“你们太伟大了,居然都是这么个想法。”

“哈哈哈、嘿嘿嘿...”

孩子们都学着坏人的邪笑声,笑脸上充满了得意,不过表情怎么看都觉得很贼。

小女孩挥了挥拳头,得意道:“教主,我们伟大吧?”

“当然,比你们教主都伟大。”范重笑道。

小女孩拉了拉范重袖子,笑道:“教主你坐下。”

范重坐下身子,问道:“小魔鬼,你又想干什么?”

小女孩伸出小手,摸着范重的下巴,样子十分妩媚,笑嘻嘻道:“教主,你看我们这么伟大,你是不是该表现表现。”

范重知道他们又饿了,小孩子们吃饱了没事干就是玩耍打闹,一天的活动量虽没有固定,但比起大人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很容易饿。

可他却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傻问道:“表现,啥叫个表现啊。”

小女孩指了他的额头,假装生气道:“你真是个笨蛋,老娘饿了,这都看不出来,教主你这个脑袋啊...”

学着大人的模样,一脸的无奈与叹息。

范重笑道:“原来这样啊,咱们还有多少吃的?”

小女孩嘟囔着小嘴道:“好像只有一顿了,教主可我们饿了。”

范重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问道:“怎么突然不开心了?”

小女孩看着山下跑去的那十人,为难道:“他们也是空肚子去的。”

“就因为他们空肚子去的,所以你就不开心了吗?”范重问道。

“对呀、对呀,大家都饿了,吃的就那么点,所以我们也想去劫富济贫。”小女孩道。

范重笑道:“没事,你们饿了就去吃,等吃饱了,他们就回来了。”

“可是他们都没有吃。”小女孩小声道。

从语气中可以听出,她又不开心了。

范重道:“没事,去吃吧,吃饱了咱们就去劫富济贫。”

“真的吗?”小女孩问道。

“当然,教主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可是他们也没有吃啊,教主不是说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我们先吃的话,会不会对不起道义?”

“去去去,少给本教主摆谱,你还道义,你知道道义是个什么吗?”

“我知道啊,道义就是大家有吃的一起吃,教主你不会不知道吧?”

范重被她这话将了一军,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小不点的。

道义其实就这么简单,在这种小孩子的眼里就是有吃的一起吃,好玩的一起玩,高兴的事一起高兴而已。

虽然他们很饿,却知道有个几个还没有吃,既然有人没有吃,自己先吃的话会不会对不起道义?

道义是什么,是一条无线的锁链,这条锁链有多粗,得看你的内心有多复杂。

越复杂的内心道义在其心中就会打成一个结,最终困死的不是道义,却是自己的内心。

道义其实也不粗,一条细线而已,只要对得起自己的内心,虽然带来了些许烦恼,却得到的是最真挚的开心。

范重问道:“那你们先吃,还是等他们回来一起吃?”

“等他们回来,一起吃。”

孩子们齐声道,虽然他们在饿肚子,但语气中充满着不容置疑。

“为什么啊?”范重再次问道。

“大家一起吃,那才叫高兴。”

“难道你们先吃就不开心了吗?”

“我们总觉得这样不好。”

“为什么不好。”

“我们不在的时候,他们也会等我们回来一起吃的,教主你说他们不在我却先吃会是好吗?”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们不吃,那我先吃了。”范重笑道。

孩子们统统给了他一个白眼,鄙视道:“好不要脸啊。”

范重虽然被他们鄙视,心底却十分高兴,为什么而高兴?正因为有这群为其他人考虑的孩子们高兴,为他人考虑有时候对不起自己,却没有丢失掉开心。

宇文颜走过来,笑道:“看吧,被他们给鄙视了。”

范重道:“鄙视就鄙视了呗,又不是第一次被鄙视。”

“你啊,有时候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宇文颜无语道。

“觉得开心就好,说什么都是好的,老婆你说了?”范重问道。

宇文颜看着这群孩子,问道:“你打算一直这样带着他们?”

“有什么不好吗?”

“也没什么不好,就是各个有股子匪气。”

“我下山本来就没打算做好人的。”范重道。

搂着宇文颜的腰部,很自然的亲了一口。

“你可真没羞,当着一群孩子们的面,你就不怕教坏他们?”

“他们好像已经坏了。”范重大笑道。

鸡爪山。

龙惊语躺在床上揉了揉脑袋,坐起身感觉一阵口干舌燥,来到桌边喝了一口茶水。

将灵泉拿在手中,推开门,吓了他一条。

只见一个浑身被绑成粽子似的人,鼻青脸肿的跪在门外。

这人见到龙惊语,一阵支支吾吾,那样子像是特别的激动。

龙惊语定睛一看,怎么看都觉得这人特别熟悉,看了好一会,原来是扎闼。

不解问道:“你这是搞得哪一出?”

扎闼嘴里吐出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嘴巴大张吐了好一阵口水,口齿不清道:“他娘的,嘴巴都快麻木了。”

看着龙惊语,骂道:“看什么看,还不给我把绳子解开。”

“我又没绑你。”龙惊语道。

“我说龙爷,你能不能有点良心?”

“说吧,你这是又想干什么?”

扎闼站起身子,愤怒道:“这是我想干什么吗?都是被你逼的,赶快给我解开,我说小白脸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龙惊语笑道:“你也没死啊。”

扎闼将后背转到他面前,催促道:“先解开再说。”

“嚓”

灵泉出鞘,斩断绳子,龙惊语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扎闼一脸笑意,不过样子就不说了,实在有些倒胃口,鼻青脸肿的比不笑还难看。

“别别别,我可受不了你这样。”龙惊语无语道。

扎闼笑道:“既然是你给我解开绳子的,说明你原谅我了,我可没有逼你,说实话你真能睡,我在这里足足等了你多半个时辰。”

龙惊语不解道:“什么乱七八糟的?”

扎闼道:“你就别问了,反正别人要是问起来,你就说原谅我了,如果拿我当做兄弟,你就这样说,不跟你啰嗦了,我的去泡个热水澡,睡一觉再说。”

还未等龙惊语说话,就跟个兔子似的,一阵奔跳不见踪影。

龙惊语自言自语道:“好像是你一直不拿我当兄弟。”

迈步走出屋子,向大堂方向走去。

“轰隆隆、咔嚓...”

突然天空响起一道惊雷,闪电在天边猛然劈下,声势浩大,顷刻之间天空乌云密布,黑压压的像是群魔乱舞一般。

“啪啪啪”

雨点骤然落下,龙惊语抬头一阵无语,无奈道:“真是活见鬼了,怎么我一迈出房门就要下雨...”

脚踩弥天步,来到大堂门前,迈步走了进去。

“孩子他爹你来了。”丹子雁温柔道。

龙惊语左看看、右看看,刚才进屋就他一人,回头一看身后也没人,丹子雁这声孩子他爹叫他莫名其妙。

大堂上位椅子上无人,两排椅子分左右两边摆放着。

丹子雁与丹子落站在左边,身后两把椅子,显然是他们的座位。

旁边椅子上,萝莉丝坐在椅子上,埋头喝着一碗茶,驴上人坐在萝莉丝右边。

罗图安与赵继龙二人站在大堂中间,一脸的为难。

蛇医、魔主坐在右边,龙影蹲在椅子上,双眼紧盯着丹子雁他们。

寒烟与齐妙妙低着脑袋,看着地面,好像地上有好看的花儿一样。

众人齐齐看向门口,只见浑身湿漉漉的龙惊语东张西望。

“噗”

蛇医噗通一笑,将口水的茶水吐了出来,剧烈咳嗽起来。

魔主嘴角抽了抽,十分好奇的望着对面的丹家姐妹。

丹子雁看着龙惊语,一阵咬牙,狠狠的跺了两下脚。

看着蛇医那样子,丹子雁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急匆匆跑过来,搂着龙惊语的胳膊,嗲声嗲气道:“夫君。”

龙惊语平静的看着她,不解道:“子雁,你怎么了?”

“哈哈哈...”

蛇医放声大笑起来,觉得这个画面实在太美了,实在太解气了,心中对龙惊语一千万个赞赏。

反观丹子雁,憋红一张脸,样子像是要吃人。

“砰”

一拳砸在龙惊语胸前,气鼓鼓的走到丹子落身边,身子抽搐着哭起鼻子来。

长这么实在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想气那个黑丫头的,结果不但气到了自己,还觉得羞死个人,最可恨龙惊语跟个白痴一样,打小最讨厌的三姐,成了最温暖的靠山。

丹子落轻轻拍着妹妹的后背,不知该如何是好。

其他人还好,最起码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此刻最不解的就是龙惊语。

莫名其妙就挨打,还没说一句话了,打人的人却哭得如此伤心,他突然感觉这个世界真奇妙,让人是如此的无语。

罗图安、赵继龙二人,望着发呆的龙惊语,面相书写着“看戏”二字。

“轰隆隆...咔咔咔”

外边天雷似妖魔在狂嚣,雨点似长河奔走,天地间充满了肆无忌惮。

龙惊语来到魔主身边,找了个位置坐下,轻问道:“到底咋回事?”

魔主仔细打量他一番,冷哼两声,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个意思,反正就是一句话也没说。

“报...报、报报报”

雨声中夹杂一个结巴的声音传来,一人湿漉漉的跑进大堂。

萝莉丝定睛一看,这不守山门那个结巴嘛,这么大的雨不去躲雨,跑这里做什么。

只见这人一脸的着急,惊慌道:“报、报、报、报报报。”

众人的吸引力全被他吸引过来,就连哭泣的丹子雁也不由转过头来。

“报、报、报、报报报”

观这人神色,满是恐慌不安,但嘴里总是这么一个字。

“啪”

赵继龙走过去就是一巴掌,无语道:“啥事你倒是说啊,报报报、报个屁啊。”

来人由于着急,脖子处的青筋明显可见,可嘴里就是说不出一句话来,抓住赵继龙的胳膊,猛然往外拖。

用力之大疼的赵继龙牙花乱颤,快步雨中。

“结巴哥,有话好好说,刚才小弟鲁莽了...”

雨中传来赵继龙告饶声,很快就被雨滴声淹没。

萝莉丝起身道:“不对,一定发生了大事。”

罗图安问道:“到底啥事啊,皮二不会被他给杀了吧。”

丹子落脚踩神行步,冲向门外。

驴上人大声叫道:“小的们,赶快拿雨衣来。”

蛇医起身对魔主道:“你怎么不出去看看?”

魔主狠狠瞪了她一眼,无语道:“想让我出去看看就明说,这话说的好像征求我的意见一样。”

“嘻嘻,老头你可真乖。”蛇医笑道。

只见一个身影闪出门外,魔主笑道:“丫头看来你也得乖。”

“为什么啊?”蛇医问道。

魔主指了指身边,得意道:“你家夫君好像去外边了。”

蛇医一看龙惊语的位置,抓起茶碗抿了一口,坐下身子,摆弄着她头顶的羊角辫。

淡淡道:“你到底去不去啊?”,怎么听都觉得这话里威胁气十足。

魔主嘴角抽搐几下,问道:“有的选择么?”

蛇医伸出一根手指,笑道:“就一个,要不要?”

“淋雨的选择吗?”

“你还真不笨。”

“谢谢夸奖。”

“太客气了。”

魔主来到驴上人身边,一把夺来雨衣,穿在自己身上,拍了拍他肩头,笑道:“驴上人再去拿一件。”

驴上人望着魔主的背影,无语道:“不就是骑了一头驴么,咋就连名字都改了。”

他再次让小弟拿来雨衣,正要穿上,结果又被人给夺了去。

蛇医拍了拍他肩头,笑道:“上人啊,再去拿一件。”

驴上人无奈道:“我不叫驴上人。”

“那你叫什么啊?”雨中传来蛇医的声音。

驴上人望着门外的大雨,感觉这雨水好像自己的眼泪一般,应该流个不停,实在是憋屈坏了,骑了一头驴就被人叫做驴上人,那要是骑着猪了...

圣贤山,碧落宫中。

鹏举站在屋里,平视院中的汇聚成河的雨水,问道:“这天象真让人揣摩不透”

他身后白青离望着天空,闪电还在天边狂舞,倒影在他眼中,使得他的眉头越来越紧。

“你怎么不说话?”鹏举不解问道。

白青离抱了抱拳,语气沉重道:“回圣尊,此等天象犹如乱魔,绝非瑞兆。”

鹏举望着天边的闪电,笑道:“不就自然现象么,何必说的如此沉重。”

白青离道:“容臣占卜一卦。”

只见从白青离袖里飞出一个星盘,漂浮在半空中。

星盘发出犹如夜空星星般的银辉,一颗又一颗的星辰在星盘中循环转动。

星盘中心闪烁着耀眼的白色光芒,光芒每闪烁一下,围绕在它周围的星辰就挪动一下,顷刻间三百六十五颗星辰飞出星盘,围绕着星盘很有规律的旋转起来。

中心那道白光还是那样,闪烁着耀眼的光辉,不一会儿从这白光中飞出一条又一条的光线,整整三百六十五条,每条光线链接一个星球,白光闪烁一下,一道光辉通过光线,传入星辰中,每个星辰都发出奇幻般的色彩。

给鹏举的感觉放佛亲身来到了宇宙之间,穿梭在星辰之中,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如梦如幻,又是如此的真切,让人分不清到底是真实还是假象。

星耀的光辉洒在白青离与鹏举身上,就如穿上一件以星宿为材料制作而成的衣裳。

鹏举惊叹道:“难道这就是上古神物,乾坤轮回盘么?”

白青离一脸的沉重,额头布满汗珠,嘴里轻声念叨着让人听不懂而又苦涩的神文咒语。

双手结着不同的法印,可以看到他每结一个法印,就有一道光芒从手中飞出,落在乾坤轮回盘中心那白光中。

白光不断吸收着法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旋转起来,每一次转动,周围的星辰就是一阵颤抖,白色光芒越来越耀眼,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星耀闪烁的光辉越来越迷、幻,光芒越来越盛,充斥在整个房间,弥漫在整座碧落宫中,直接穿透墙壁屋顶,一切有实的物体将被无视,随着星耀的光辉越来越透明。

给鹏举的感觉放佛来到了梦幻的国度,举手投足之间可摘星河,这种感觉越来越真实。

天空的惊雷、雨点、闪电,在遇到星耀时,都无声消失着,并不是感觉上消失,而是真正的消失,天象在乾坤轮回盘面前变得如此渺茫,不可见、不可现。

白青离额头的汗水愈布俞密,俞来俞多就如那天边的雨水一般,顺着他的脸庞直流而下,浑身发出肉眼可见的白气,就如身在蒸笼。

“吼、哈、吼、哈...”

突然从乾坤轮回盘中传出神魔般的咆哮声。

随着时间推移,声势越来越大,如那上古神魔从遥远不知处咆哮而来,携带绝对威严与不可力敌的势气。

“嘶律律、嚓嚓嚓、啪啪啪、咔咔咔...”

金戈铁马声骤然响起,夹杂着吼哈声,敲击着心扉,激荡在神魂最深处,使得灵魂摇摆不停,守神不宁。

白青离的身子摇摇晃晃,快要站立不稳,法印连续打出,脸色苍白的吓人,浑身颤抖着就如中风一般。

十分吃力道:“圣尊看清楚了,接下来将发生不可思议的事,也将是最真实的事。”

突然整个星耀突然黯淡下来,就如身在漆黑的夜晚一般,神魔咆哮顿时沉寂,金戈铁马骤然无踪,寂静的可怕,放佛永恒的寂寞来临一般。

紧接着:“嚓”一声。

抽剑声袭来,一道金光如那刺破黑夜的晨曦一般,刺得人睁不开眼睛,感觉双眼快要被这道金光撕裂一般。

“嗯哼哼...”

“哒哒哒...”

烈马嘶鸣声传来,马蹄声好似那擂动玄雷的神锤一般。

赫然,从乾坤轮回盘中心、飞出一只神鸟来,展开双翅横跃九天,腹下三足搅动风云,浑身布满金光与漆黑色的神纹。

此鸟发出一声如龙似凤的长鸣,化身成一柄长剑,从九天坠落而下。

“砰砰砰”

乾坤轮回盘中传来震耳欲聋的脚步声,一金甲长发男子仿佛从天地之初踏步而来,伸出右臂长剑落在他手中。

“哒哒哒、噌噌噌、呼呼呼、嚓嚓嚓...”

马蹄声、挥刀声、风呼声、劈剑声,从金甲男子身后传来。

一盏照亮黑暗的灯出现在金甲人身后,衬托出该男人俊美的身子,显得高大而雄伟。

四根金柱急踏星火而来,云浪滚滚而动,一匹神骏无比的高头大马来到金甲人身边。

金甲人跃身上马,犹如天神一般,骏马人起而立嘶鸣一声,狂奔而来。

挥剑指长空,天地风云动,吼哈神魔啸,金戈铁马生。

鹏举望着飞奔而来的一人一马,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问道:“这是何解?”

只见金甲人长发飘空,模样被一张精美的面具所挡,携带开天辟地之威。

突然所有的画面骤然消失,鹏举与白青离面前一黑。

一只胖乎乎的小手遮挡住乾坤轮回盘的星耀,手指在那白光上轻轻一点。

“啪”一声。

乾坤轮回掉落在地发出声响,露出本来样貌,静静躺在地上。

这是一个石质圆盘,成年男子的两个巴掌大小,上面刻画着许多星辰的图安,石盘中心又一个小小的石盘静静躺在上面。

整个石盘被岁月雕琢的不像样子,看起来有些破旧不堪,实在无法想象刚才那画面与此等石盘有何联系。

“噗...”

白青离双手触地,喷出一口鲜血,脸上没有一点血丝,望着那胖乎乎的小手,惨笑道:“天意如此。”

门外又传来大雨落地声,“哗啦、哗啦...”,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咿呀、咿呀、啊、啊...”

小孩的声音响起,焱妃怀中的十九世子鹏宇峰指着地上的石盘,小手在空中胡乱抓着。

小身子在不停的乱动,像是要挣脱母亲的怀抱。

白青离长出一口气,平躺在地上,嘴角不断涌出鲜血来,胸膛剧烈起伏着。

“来人,快来人...”鹏举大声道。

“圣尊。”

一身穿紧身软甲,戴着面具的男子跪在鹏举面前。

“传御医。”鹏举道。

“是。”

鹏举蹲下身子,扶着白青离,开口道:“撑住。”

白青离睁开眼睛,轻声道:“臣有罪。”

鹏举轻拍着他的身子,轻声道:“给本尊撑住,本尊不允许。”。

白青离道:“圣尊放心,还没到臣死的时候。”

直接昏死在鹏举怀中,鲜血还是止不住的从他嘴角流出。

“来人。”

又一软甲面具男子跪在鹏举面前。

“快去。”

“是。”

鹏举望了孩子一眼,对焱妃道:“将孩子抱回去。”

“圣尊,这是...”

焱妃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鹏举打断。

“你哪来这么多话?”

鹏举的语气虽然平静,但眉头紧锁着,此刻的心情不言而喻。

他面对白青离没有慌张,面对焱妃没有生气,只因他是天下共主,望了望门外的世界,此刻的他感觉很累,真想长睡不醒,闭上他那睿智的双眸,静静听着雨声。

如果雨滴能听到他的心语,是不是该有说不完的话语,可是雨滴听不到他心中的点滴,就如沉默的人对着喧闹的雨。

我能听懂你的千言万语,这是七月的雨季,你是否能读懂我的沉默,阐述了多少含义...

焱妃抱着孩子,看着眼前的男子,泪水从双眼中悄悄滑落,拍了拍怀中淘气的小家伙,轻轻走去。

我有多爱你,你也许不会知道,也许我也不知道,唯有外面的雨,唯有心底的泪,无声的流溢与有声的落地,这就是我给你的爱意,一点一滴都是情与意。

鸡爪山,山脚下。

一群密密麻麻的黑袍面具人,犹如神魔静立在那里,放佛他们本来就存在那里一般,任凭狂雨拍打,承受天地的洗与理,由于大雨的原因一眼望不到尽头。

一个刀疤脸,骑着一匹青色大马,肩头扛着一柄大刀。

指着鸡爪山山门,粗狂的问道:“就是这里吗?”

一面具抱拳道:“是。”

“砰”

刀疤脸直接一脚将面具人踹下马,骂道:“你这个废物。”

面具人急忙从地上站起身,抱拳道:“堂主息怒。”

“这么大的雨都浇不灭我的怒火。”刀疤脸愤怒道。

“属下无能。”

“你配能这一字吗?”

“属下该死。”

刀疤脸右手猛然一挥,开口道:“给我踏平那里,如若不行就去死。”

“是。”

面具人翻身上马,撤掉身上的黑袍,露出一身精美的亮甲,右手向后一招,一杆长枪飞到他手中。

“啪啪啪”

面具人挥舞几下长枪,发出有力的声响,雨滴被拍打得到处乱飞,看起来很有范儿。

刀疤脸骂道:“耍你娘的威风,我堂堂三百兄弟被不足百人打得鼻青脸肿,就因为你这个废物,还不给我去?”

“兄弟们,跟我上。”面具怒吼一声,一枪杆拍在马屁股上,飞奔而上。

“哒哒哒...嘶律律”

马蹄响起,踩在地面溅起一道道水帘,马鸣嘶啸,震荡在风中,泛起阵阵涟漪。

不一会儿足足四五百人马,狂奔鸡爪山。

刀疤脸望着眼前一幕,右手握拳、一拳打在空中,可以看到几滴雨水被他打得飞开了花。

兴奋道:“刺激。”,在马背上手舞足蹈起来,一柄大刀乱舞着好不快活。

丹子落静静望着冲上来的人马,冰冷的脸庞没有丝毫变化,她突然有种感觉,仿佛这种场面她遇到过,只是在她十七岁的生涯中根本没有遇到如此情形,这种感觉却让她如此熟悉。

右臂猛然一挥,大声道:“不必慌张,随我御敌。”

可她回头一看身后没有一人,不知她这话从何说起,在她心中这句话却是那么亲切,虽然身后无一人,但这句话让她觉得自己不再孤单。

她很想问问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怪异的感觉,但已是来不及。

身后空无一人是有原因的,鸡爪山本来就是一小股土匪,本来还有几个守山门的,可看到这种场面,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

人生在世什么最为重要,当然是生命,明知面对这么多人马还傻傻站在这里,跟生命开玩笑啊只有傻子才愿意这么干。

也许此刻的丹子落就是一个傻子吧。

要不是那个结巴男还有点骨气跑去大堂报告的话,这么大的雨又谁会知道山下来了这么多人,虽然一眼望不到尽头,说明人多,还有重要一个原因,那是大雨阻挡视线所致。

“哒哒哒...”

马蹄溅起的雨水,击打在丹子落身上,敌人距离她不足三米远,她还是没有动一下。

亮甲面具人带头向丹子落冲了过来,长枪在手中猛然一挥,照准丹子落劈下。

只见丹子落身子猛然前倾,双脚原地不动,双臂猛然挥动。

从她手中发出一个个飞在地面的雨燕,拍动双翅飞向面具人。

“咻咻咻...”

空中传来急速的破空声,紧接着传出“噗噗噗...”声。

一朵朵血花骤然盛开,在雨水中煞是好看,美丽而妖艳,在这美丽的背后却是一条条生命的流逝。

“砰、砰、砰...”

亮甲面具人从马背上栽倒下来,紧随他栽下马背的还有十多人,每个人双手捂着自己的双眼,在雨水中挣扎了几下没有了动静。

雨燕是什么?那是夺人性命的暗器,妖艳的血花是什么?那是穿透双眼的暗器,将眼球钉死在脑中的冤屈。

丹子落为什么要他们来到身前才动手,她想着一击毙命,暗器高手只有三个字,稳、准、狠,要么不出手,要么就是夺命。

黑袍人全部带着面具,唯一一个脱了黑袍的还穿着一身铠甲,这么大的雨必须等他们走近了才能一击毙命。

说来话长,从面具人接近丹子落,到她出手了结十几人性命的时间不过五个呼吸。

丹子落脚踩神行步,快速向后退去,双手不断舞动,一只只雨燕飞出,黑袍人就如被割的麦子一般,接近镰刀的地方就是倒、倒、倒。

一匹匹无主战马从丹子落身边奔驰而过,冲进山门内。

“嚓”

抽剑声传来,灵泉宝剑泛着它独有的涟漪,飞舞在大雨中,龙惊语脚踩弥天步来到丹子落身边。

丹子落看了一眼身边的他,冷冷道:“你来了。”

“嗯。”龙惊语鼻腔发出一声。

手持灵泉冲进黑袍人群中,灵泉每次挥动就有一人落马,雨水滴落在灵泉剑身上,像是敲打在它特有的纹路上,整柄剑就如雨中仙子一般,灵妙巧动。

“青龙会...”

鼻青脸肿的扎闼,怒吼一声,双八太岁横冲直撞,十二金刚把持天门,不管马匹还是人,直冲一道巷,可知力之一字的诠释是多么超凡。

“****娘的,打死这群****...”

鸡爪山土匪们各个耀武扬威紧随扎闼身后向山下冲去,武器横飞在青龙群中。

有人还能捡到一两个漏网之鱼,一群人直轰而上,有人直接是喊着口号,反正不管口号响亮还是武器锃光,扎闼带动的士气那是没话说。

刀疤脸望着中心开花的自己手下,那叫一个郁闷,怒喝一声,催马而上,身后黑袍人浩浩荡荡冲了上去。

萝莉丝手持九节鞭,以个人为中心,指哪打打哪,虽然不能招招毙命,但也尽着自己的一份子力。

丹子雁化身成一个怪物,铁链横飞、刀剑双绝、那是不管人还是马匹,统统往死了搞。

魔主穿着雨衣,跟个猫头鹰一样,蹲在山门上脖子慢慢转动着,根本没有动手的意思。

蛇医、赵继龙、罗图安、齐妙妙寒烟,外加驴上人站在大堂外边,指挥着十来个土匪牵着飞来马匹。

妇女儿童们各个身子躲在屋子里,鸡爪上二十几间屋子门口,都有好几个惊慌失措的脑袋左顾右望。

刀疤脸纵马来到扎闼面前,怒吼一声:“你这个蠢猪,给我死来。”

翻身下马,挥舞长刀,不管自己手下,还是鸡爪山土匪,直冲扎闼,看来也是一个猛人。

扎闼迅速摸了一下、被一剑砍伤的左小臂,脸上赘肉乱颤,冲向刀疤脸,大骂道:“你娘的桑巴啦,长的比猪丑,你还敢乱蹦。”

“砰”

扎闼双臂架住刀疤脸的刀柄,倒吸一口冷气,大骂道:“我干你老婆,力道这么大干嘛?”

刀疤脸嘴角一阵抽搐,嘴上还击道:“有种你去干,少在这里臭爷。”

两人一击分开,互相瞪眼,都明白遇上劲敌了。

扎闼揉了揉双臂,骂道:“贼娘养的,你有种别拿武器。”

“去你娘的,你有种别动手。”刀疤脸骂道。

“啊、呀...”

一个挥舞大刀,一个大开大合冲到一起,再次战了起来。

“我******,你这刀柄什么做的?”

“我就不告诉你。”

“我干、干、干啊...”

“******啊...”

两人再次停手,互相瞪眼着喘了一口气,又战到一起。

大刀挥舞雨滴飞,十二金刚怒空碑,力劈山河誓不回,双八太岁擂地锤。

“告诉我,你这刀柄是啥材料?”

“打架就打架,问你娘的刀柄,我就不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是吧?”

“我可以告诉你娘。”

“你给我等着。”

“我就站在这里。”

扎闼十二金刚连连出手,脚下双八太岁好不威风。

刀疤脸大刀带着千军之势,下劈断河之力。

两人打了好一阵,发现真无法奈何对方,又开始大骂起来。

扎闼双臂鲜血直流,鼻青的、脸赘肉那叫一个狂跳,指着他骂道:“你给我等着,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

刀疤脸大口呼吸,左手不断摸着身子上下,还击道:“下一次我一定斩了你。”

“你娘的,你还敢嘴硬,信不信我把你给撕碎了。”

“不信,你他娘的乖乖告诉我,你这胳膊双腿是啥做的?”

“你好奇心还真重。”

“说不说吧?”

“我就不说,有本事你把刀给丢了。”

“那你别动手,咱们再战三百回合。”

龙惊语斩掉一人,脸色有些苍白,看了一眼周围的黑袍人,弥天步左摇右摆,来到丹家姐妹身边。

丹子落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捡起地上的暗器,冷冷道:“你怎么来了?”

“最起码三千人吧。”龙惊语皱眉道。

丹子雁冷哼道:“就你会数数。”

龙惊语道:“虽然他们身手不怎么样,但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

“那你说怎么办?”丹子雁问道。

龙惊语反手一剑将一人刺翻,开口道:“杀出去,想战胜他们根本不可能。”

“他们要是紧追不放怎么办?”丹子雁问道。

龙惊语道:“杀出去还有生机,这样下去迟早累死。”

“又要逃啊...”丹子雁无语道。

“不逃怎么办?虽然咱们可以以一敌十,甚至敌百,但几千人你能想出比逃更好的办法吗?”龙惊语问道。

丹子雁挥动手中道具,吃力道:“归根究底咱们人少。”

龙惊语听到他这话沉思起来,心道“可不是么,人少就算你各个是好汉又能怎样,还不是到处逃,想了想他说过豪言壮语,再次感觉到有些可笑,甚至与十分荒谬。”

灵泉连续挥动,道道血浪飞起,虽然每时每刻都在杀人,但又能杀多少?

“你怎么不说话了?”丹子雁问道。

龙惊语道:“看来我们需要招兵买马。”

丹子雁被他这句话说的吓了一跳,不解问道:“你要造反啊?”

龙惊语笑道:“造什么反啊,只是不想逃了而已,人多一点的话,就可以坐稳一个山头。”

“你想当土匪啊?”丹子雁吃惊道。

龙惊语沉默一会道:“就如江湖十一大势力,做生意,或者避世不出,总比到处逃跑强吧。”

丹子雁再次吃惊道:“就你?也想跟三主一家,北道、青宫他们相比?”

龙惊语不解问道:“怎么不能比?”

丹子雁望着雨水中他那天真的脸庞,突然觉得十分幼稚,笑道:“好啊,既然你觉得没什么,那就没什么,那就摇旗,我加入你的组织。”

龙惊语问道:“摇啥旗啊?”

丹子雁就如看见了一个白痴,笑道:“占山摇旗聚众啊,你不是想招兵买马么,不竖立起你龙大侠的旗帜,谁知道你是干嘛的。”

龙惊语听了她的话,大笑道:“好,那我就在这鸡爪山摇旗。”

丹子雁笑道:“这好像不是你的鸡爪山,是我跟扎闼的。”

“既然你说了会加入我的组织,借用一下山头总可以吧?”

“想借用山头也可以,你总得表示表示吧,难道你就随口想借,就觉得能够借到?”

“借山头,又不是不还你,表示什么啊?”

“你还真是个白痴。”

“到底借不借吧?”

“不借。”

龙惊语无语道:“那你想要啥表示?”

“要么给钱,要么给人。”丹子雁笑道。

龙惊语想了想,开口道:“钱我没有,人也就我一个,等我有钱有人了表示给你可以吧?”

丹子雁看着他那认真的样子,就觉得十分可爱,突然发现自己的眼光真没错,喜欢的男人就是这么的与众不同,就连白痴起来也是与众不同。

龙惊语不是笨,也不是白痴,只因江湖经验太少,完全不了解江湖十一大势力究竟是怎样的庞大,所以才有这么白痴的一面。

他再次挥动灵泉,斩掉一人,追问道:“你怎么不说话了?”

丹子雁笑道:“既没钱又没人,你想空手套白狼啊?”

“那你说、要我怎样你才能借给我?”龙惊语道。

丹子雁嘴角轻轻笑了笑,手中武器飞出,一黑袍人倒地,开口道:“要不这样吧,将你先押给我,等你有钱有人再将你赎回去,你觉得怎样?如果不行的话,你另寻山头。”

龙惊语停下身子,长出一口气,想了想自己的目标,大口喘息道:“好,一言为定,不过你说了会加入我组织的。”

“那有什么啊?”丹子雁笑道。

此时天空雨势微弱,旱魃山上。

一张大伞之下,魔王范重与宇文颜正在进行一场另类的大战。

“老婆是不是觉得很刺激?”范重问道。

魔王身子光溜溜的不停蠕动,他身下宇文颜呼吸急促,声音颤抖道:“以后不能再这么干了。”

“难道你不喜欢?”

“喜欢倒是喜欢,就怕别人看到。”

“这么大的雨,谁会看到。”

“关键大白天的还在山头上面干这个,感觉有些荒...荒...荒...”

宇文颜声音越来越急促、声音断断续续,魔王晃动的身子越来越剧烈。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尖叫,范重喘息道:“荒什么荒啊?”

宇文颜没有声息,过了许久,喘息道:“有些荒谬,你这个死人。”

“教主。”

咕咕鸟的声音从雨中传来,宇文颜急忙推了一把身上的范重,起身穿着挂在伞下衣物。

范重穿上裤子,光溜着上身,对雨中招了招手。

伞外两米处,跟个落汤鸡似得咕咕鸟一脸的不情愿,脑袋往后拉着,脚步慢慢向前移动,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绳子拴着他的脖子似的。

范重道:“麻溜的。”

咕咕鸟快步走过来,将脸伸到伞下,看着脸部红润的宇文颜,一脸的贱笑。

“啪啪”

左右开工,范重直接给了他两巴掌,问道:“三百两拿来了吗?”

宇文颜狠狠瞪了范重一眼,一脸的甜蜜,低着头有些不敢见人。

咕咕鸟耷拉个脑袋,抱拳道:“整整四百两,就在山脚下。”

范重摸摸下巴,将手伸过去,咕咕鸟立马将脸躲在雨中,问道:“教主你想干什么?”

范重一本正经道:“情不自禁的啊,四百两你不会骗我吧?”

咕咕鸟道:“你觉得这个世上有敢骗你的人吗?”

范重接过宇文颜拿来的上衣,穿上身笑道:“这倒是,你进来避避雨吧,等雨停了咱们再下山。”

咕咕鸟点头哈腰来到伞下,拧着袖子上的雨水,笑道:“教主咱们是不是该进酒楼一次?”

“你这笑容怎么有点贱啊?”范重问道。

咕咕鸟道:“这个教主啊,你是每天该吃吃,该摸摸,你可不知道手下们的难受,胡子都一大把了,你也不考虑考虑这些大老爷们的感受。”

这话听在宇文颜耳中,那叫一个羞死个人,走过来抓住范重腰间肉,撕扯了两下。

魔王嘴角抽搐道:“也是啊,那晚上进酒楼,前面有上好酒楼么?”

“地点早就踩好了。”咕咕鸟笑道。

“啪”

冷不防一个巴掌又抽了过来,咕咕鸟一脸的郁闷。

范重摸着下巴道:“你果然没憋好屁,我这样迟早被你们给带斜了。”

这话听在咕咕鸟耳中,惊为天人,看着范重一本正经的样子,要多吃惊有多吃惊,这你娘的话还可以这么说?我们原本不是这样的人,自从跟了哪个王八蛋之后我们就斜的不能再斜了。

范重嘴角又是狠狠抽搐起来,因为宇文颜正在给他揉腰。

大约过了多半个时辰,雨后斜阳跟个没睡醒的孩子一样,打着哈欠,懒散的洒在地上,映红了天边的晚霞,仿佛又要睡过去一般。

“杀啊...”

“啊哈...”

鸡爪山山门前生着一堆大火,火势滔天烧红了半边天,龙惊语、魔主等人与山上土匪围成一堆,站在山门前。

火堆另一面青龙会部众围成一个半圈,两声怒吼正从他们传来。

只见扎闼浑身紫青,一拳揍在刀疤脸腰间,右腿横扫地面直冲对方下盘。

刀疤脸一阵呲牙咧嘴,刀柄猛然插入地面,整个人身子半空中,挂在刀柄之上。

“砰”

紧接着“啊呀”一声。

扎闼摸了一把光头,整个右腿颤抖的厉害,大骂道:“你妹的桑巴啦,你到底服不服?”

刀疤脸双脚落地,嘴角鲜血流溢,大笑道:“服个姥姥,有本事再战。”

“祖宗威武,拍翻他。”山上土匪呐喊道。

“老大无敌,砍了他。”青龙会部众毫不示弱。

扎闼赘肉乱颤,活动一下筋骨,跟个蛮牛般冲了过去。

刀疤脸大叫道:“能不能暂停一下?”

“也好。”扎闼道。

这语气怎么听着有些勉为其难,也好?这是什么意思,答应的这么痛快...

扎闼巴不得他喊暂停了,自己半个时辰前喊了一次,这下无论如何也不能丢人,不然男人白混了,冲过去是抱着“输人不输阵”的态度。

“小的们,拿酒来。”扎闼挥手道。

刀疤脸咽了咽口水,回头问道:“谁还有干粮?”

青龙会部众一阵鄙视,咱们距离这是又不是很远,绕过两个山头就到,这是打仗啊,你以为串门相亲了?

天没黑之前你就饿了,一兄弟给了你一块私藏牛肉,肉你吃了就得了,居然还骂骂咧咧的,说什么打仗来的,又是观光来的,喷了那个兄弟一脸的肉渣子。

你倒是棋逢对手,打得风生水起的,可别忘了我们也打仗了,虽然拼掉了鸡爪山几十个土匪,但咱们的人回老家的更多好不?胜败咱就不好意思论了。

你以为就你饿啊?我们其实比你更饿,见过二的人,却没见过这么二的老大。

刀疤脸觉得很尴尬,十分特别的尴尬,居然被手下来了个无视。

对面扎闼却是啃着一个猪肘子,左手抓着一坛酒,身子暖洋洋的好不快活。

人生真奇妙,世界这么大偏偏让这么两个半斤八两的“人二”遇到一起,不论是青龙会还是鸡爪山都对他们很无语。

这场胜败可以说早在一个多时辰前就出来的,无非是青龙会丢人赢阵,鸡爪山赢人逃跑。

大伙想到了一万种可能,却没想到两个本来分外眼红的两人惺惺相惜,打出感情来了。

感情出来就谈感情吧,却又不肯服软,狠劲了往死揍,这不、都挂彩了吧,打架又归打架,可你们能不能别打一会歇息一阵,打了歇息,歇息了又打吧?

一个是青龙会老大,一个虽然不算鸡爪山老大,但也是半个山大王,可以说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没有人拿他们的小命开玩笑。

于是出现了这么一个场面,蛇医将手中的鸡骨头扔掉,无语道:“秃子你们到底还打不打了?”

扎闼一口酒咽下肚,大笑道:“不急。”

“要打赶快打,再这么磨蹭下去天都快亮了。”蛇医不耐烦道。

丹子雁帮腔道:“就是、就是,要打就快点打,又不是看对象,玩什么长久策略。”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不对,怎么帮着那个黑丫头说话,对蛇医冷哼一声,一拳头砸在丹子落肩头。

从丹子雁的反应之中,可以看出这两个宝贝是让多么的无言。

扎闼将酒坛中剩下的酒、倒在自己头顶,伸开双臂,几个土匪赶快跑过来,用手快速搓动着他。

碰到伤口处,扎闼就是一阵呲牙咧嘴,不过浑身暖洋洋的感觉却是越来越舒服。

“往下一点,对对对、就是这里,用力一点、再用力一点。”

扎闼那个得意劲就甭提了,既有酒精消炎,又有手下按摩,人生充满了享受,试问还有谁在打架的时候有这么个待遇?恐怕就此一人吧。

看得驴上人一脸的羡慕,恨不得自己替代了扎闼。

这场景看得魔主一阵咬牙、叹息,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是白混了,虽是十一大势力之一掌舵人,什么时候享受过这么高级的待遇?

虽说这十来年不怎么出手,但往以前了说,哪次打架受伤之后不是自己处理伤口,让这位江湖前辈很有一种跟这异国小子混的冲动。

什么狗屁三主一家、赤雪、天花的,在鸡爪山面前简直差到不剩渣,年轻人的世界很奇妙,奇妙到让人羞愧的地步。

反观刀疤脸,那就一个穷酸,除了人多一点,跟叫花子没什么区别之分,果然人跟人没法比,也不敢比,一比较不吐两碗血那叫怪事。

刀疤舔了一下下唇,将血迹咽到肚中,轻轻闭上眼睛,很想大哭一场,怎么这么憋屈,同样是做老大的,我就如此不堪?还真别说,就是这么的穷酸。

睁开眼愤怒道:“你个脓包,到底打不打了?”

扎闼大笑道:“打啊,怎么不打?”

“那就动手。”刀疤脸道。

“不急。”扎闼道。

“我等不急了。”

“你能不能有点做老大的潜质?”

“要你管啊?”

扎闼笑道:“做老大最主要是什么,持重啊,你怎么能够这么轻浮?”

“我轻浮你祖宗,啊...”

刀疤脸一脸愤怒,就如暴走的狗熊,挥舞大刀冲了过来。

扎闼没有任何着急的意思,问道:“打了这么久,你不饿吗?”

“不饿。”

刀疤脸不管其他,继续冲,砍了这狗娘养的,饿不饿的宰了他再论。

“要不你吃一口,咱们再从长计较?”扎闼问道。

计较你娘个巴啦...回应他的只有大刀,眼看刀刃快要劈道头顶,扎闼大叫一声:“闪开。”

几个土匪快速朝一旁倒去,跑已是来不及了,躺在地上还是可以挽救的。

只见扎闼在原地猛然一个翻身,躲开大刀,转身就跑,这怎么跟意想中的场面不一样。

之前还是一到一起就干,好像不分个生死不会罢休,这次怎么就突然这样了...

其他人都想不通,别说其他人,就连当事人之一的刀疤脸都没想通,原本做好拼命准备的他,这下找不见人了。

大刀砍进土里,他就这么杵着刀柄,看着逃跑的扎闼。

“你娘的,你还敢跑...”怒斥一声,提着大刀就追。

他追,

他就跑。

他追的快,

他就跑得快。

两人一前一后围着火堆,追了个欢实,跑了个畅快,一圈一圈又一圈。

“你娘个姥姥,你到底打不打了?”

刀疤脸跟个黑杀神一样,手中大刀左摇右摆,舞得有模有样。

扎闼脚步飞快,逃跑得有滋有味,回头道:“打啊,怎么不打。”

“那你跑什么?”

“跑步啊,你瞎啊?”

“我看见了,那你跑什么?”

“不跑等着被你砍吗?你可真瞎。”

“你娘的,你不是说打吗?”

“怎么不打?”扎闼反问道。

刀疤脸那叫一个气,跑的这么麻溜,比兔子还快,还有脸反问,不答话继续追赶。

又是五六圈下来,刀疤脸有些力不从心了,大骂道:“既然打,你这样跑下来还怎么打?”

扎闼回头道:“你想怎么打?”

“有本事一对一。”刀疤脸道。

“你没瞎吧?一对一已经好几个时辰了。”扎闼鄙视道。

“去你娘的,这样也叫一对一?”

“难道还有第三人?”

“你能不能别跑了?”

刀疤脸突然感觉很伤心,自己也算一堂堂汉子,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不觉中语腔带了点祈求。

“你不是想打吗?不跑怎么行?”

扎闼反问道,那叫个理直气壮。

实属无奈之举,还打,怎么打啊,虽然练就的是硬门功夫,但打了这么久,就算功夫多硬,手臂也是肉长的,刚才擦酒的时候感觉十分舒服,刚舒服没几下,你却又要打,你以为我是个白痴么?理直气壮那叫气场,虽然在跑,但这气势怎么可能输掉。

“打是用跑来解决的吗?”

“你脑瓜真不灵光,打难道非要你死我活才能解决?”

“你娘个姥姥...”

刀疤脸愤怒之极,直接大骂,卯足了追赶,气疯了,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不砍死他誓不为人。

扎闼双臂快速摆动,扭动个******,时不时风骚两下,大笑道:“你不累吗?”

“不累。”

“你真的不累?”

“累也砍死你。”

扎闼继续跑,跑着跑着、跑出优越感来了,双臂大张,大叫道:“小的们,给我助威。”

“砰”

刀疤脸一大刀砍在他脚后跟土里,骂道:“看你再跑。”,连续挥刀劈下,每次都是土里。

扎闼轻松道:“歇歇吧,不然累死你,你没看到我已经放慢了脚步吗?”

“祖宗加油,祖宗威武...”土匪们的加油声响起。

“砰”

刀疤脸将大刀仍在地上,一屁股坐下,愤怒道:“有就能耐你再跑。”

扎闼停下脚步,笑道:“你倒是追啊。”

“不追了,你跑吧...”刀疤脸大口喘息道。

“一个人跑,多没意思,要不你追我跑?”

“不追了,我懒得追你。”

“这么说你认输了?”

“放屁,我什么时候说过认输的话?”

“那你不追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我累了行不行?”

“要么你认输,要么就不行。”

“不认输。”

“那咱们继续跑。”

“我不跑,也不认输,你能怎么着?”

“那你怎样你才能认输?”

“你打不过我,要我认输没门。”

扎闼听到这句话怒了,什么狗屁我打不过你,要不你手中大刀,老子早就收拾你服服帖帖的。

“砰”

走过来就是一拳揍脸,骂道:“放你娘的螺旋屁,什么叫个我打不过你?”

刀疤脸栽倒在地,不服道:“就是打不过。”

扎闼一屁股压在他身上,又是一拳揍了过去,问道:“还是打不过么?”

“你觉得了?”

“起来,咱们打。”

“我也不起来。”

“你娘个桑巴啦,我叫你不起来,我让你嘴硬。”

“砰砰砰”

扎闼骑在他身上,拳头左右开工,没一会儿功夫,就是十来拳,问道:“到底服不服?”

结果身下没了气息,憋屈的刀疤脸给直接揍晕了。

“砰”

又是一拳打下去,扎闼贴着他的脸凶狠狠问道:“到底服不服?”

众人没听到刀疤的声音,却听到扎闼说:“好,既然你认输了,那从此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起身对着青龙会部众道:“你们老大服了,之前你们老大说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吧?”

青龙会部众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们老大的确说了认输的话,以后他们就跟着扎闼混,可是没听到老大说认输啊,这该如何是好?

扎闼一看这情形就知道他们不信,指了指青龙会二管家,说道:“你过来,不信自己问问你们老大。”

二管家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过来,扎闼一把揪住他的领子,将他摁道刀疤脸身上。

语气深长道:“你好好问问,给我问清楚了。”

要不是感觉到老大还有心跳,他还以为刀疤脸已经死了,昏迷过去了怎么问,他回头刚想说话,脑瓜后边挨了一巴掌。
 

 

评论
现代言情
爱情连线电视台
爱结
爱的旅途我陪你
你的刺猬我的树
那从没遇见的爱情
霸道总裁匪气女
玄幻奇幻
妖怪的爱情
校园青春
同学,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班长和老师
诗意的校道(上)
诗意的校道(下)
都市重生
蒋西湖正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重庆时时彩计划群骗局 新疆时时彩和尾走势 新疆时时彩五星号码走 时时彩在线单期计划
新疆时时彩后一计划 彩票开奖数据 重庆时时彩组三遗漏 天津时时彩每天多少期
新疆时时彩怎么投注 新疆时时彩软件下载手机版 新疆时时彩中奖助手下载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彩后一计划 非凡新疆时时彩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万位杀号预测 新疆时时彩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