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应用

扫一扫短文学app 个性原创阅读随行

安卓版
手机站点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您还没有 [ 登录 ]

第2章:第二回 紫薇守夜

本文地址:http://www.ageegu.com/book/story_939.html
文章摘要:第2章:第二回 紫薇守夜,牛黄雷令风行出词吐气,酷肖害群之马下联。

雄图争霸 作者:闻 泣

更新时间:2016-08-22 10:39字数:5091

机遇--机遇就每个人而言是平等的,抓不抓得住无关于机遇本身,所带来的后果也因人而异。

春祭将至。

春,这个季节涵义为开始,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

春祭是举国上下的大节日,还有半个月就是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也是祭春的日子。

今天是正月十七,这个日子每年的正月都会存在,日子没有什么不平凡之处,不平凡的只有人或事。

在这样平凡又普通的日子诞生了一个不平凡的孩子,这个孩子的不平凡是因为有个四海共尊的父亲,一个所有人羡慕的父亲,因为不平凡的父亲,所以孩子也是不平凡的孩子。

“七宝,快去请国师来。”鹏举道。

鹏举走往碧落宫的路上情绪已经平静下来,不得不让人佩服他是一个自控力极强的人,也许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做人类共主。

“遵命。”七宝答道。

鹏举望着太监七宝跑去的背影,一张俊美的脸上散发着笑意。

看了看跟在自己身后的一群嫔妃,笑道:“还不快把你们的眼泪收拾干净,免得待会去吓坏了我们的孩子。”,说完后他不由得长出一口气。

吐出那口一直停留心间的痛苦之气,为自己意想不到的惊喜长出气。

“哪有什么啊!圣尊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们脸上这泪叫做幸福。”一个清脆而甘甜的声音从嫔妃中响起。

一身墨绿劲装腰带佩剑,一副侠女打扮的绝色女子来到鹏举面前,此女子走路就如轻风抚柳般,高贵优雅的气质又是一步一莲生。

此女子正是“云妃,洛丹红”,是“贤王洛煜”的独生女,说起此女子那真是鹏举这群嫔妃中的一个另类。

洛丹红不会刺绣,不会下棋,不会弹琴,却画的一手水墨丹青,要说她最拿手的是什么,当然是她腰间佩剑。

云妃最拿手的正是舞剑,别说是剑就算是一根柳枝,在她手中也会舞出如九天仙女般巧妙绝伦,可以说她舞剑的姿势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就不得而知了。

云妃舞剑的时候,手中剑就如她人,她人就如一把绝世好剑,美人舞剑展英姿,剑配美人驭彩霞。

特别她那一手“九莲开”,人如藕剑如花,一步一莲生,一剑花开浓。

在与鹏举新婚之夜时,云妃就舞九莲开,差点将新郎官吓个半死,鹏举本来欣赏她的舞姿,可是在美妙的莲花也是剑光组成,就算武功行家也不敢让人近身舞剑,何况鹏举是个文人,第九朵莲准备开在鹏举怀中盛开时,要不是鹏举贴身护卫现身阻挡,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从那以后鹏举下令她终身不得再舞“九莲开”,鹏举也在她心目中落了一个“胆小鬼”的绰号。

云妃舞剑并不是绣花枕头,她是个武道行家,九莲开正是她家传功夫。

“你啊...说得好,这种眼泪就是幸福。”鹏举夸奖道。

“嘻嘻,谢圣尊夸奖。”云妃手搭在鹏举肩头笑道,他们两人就如江湖兄弟一般。

只有云妃敢在鹏举面前这样,其他人借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也许云妃不敢这样的话,那么她也就不是云妃了。

国师的住所在整个圣域最高处,此处有一座巨大的高台,此台名为“登仙台”。

登仙台建立在一根八方大柱之上,柱长九十九丈九,柱宽八十八丈八。

八方柱,雕刻八尊大神,八尊大神对应八卦方面,脚踏飞龙,身披浮云,穿梭在宇宙星辰之间。

登仙台之上有七尊雕塑,按北斗七星摆放,不知设计登仙台建筑的人是何等鬼才,无论天阴天晴,时间怎么走移,只要到夜间北斗七星的光芒总会照耀这七尊雕像。

只有你想象不到的,没有你做不到的,这就是人类,人类正因这种奇思妙想和这种创造力变得神奇而伟大。

国师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一身素装,长发披肩,额头系着一根黑色布带,站在登仙台中央,抬头望着夜空,任凭天际星起星灭,还是流星飞过,国师脸上的表情都不会有丝毫变化。

只要到夜间,不论天阴下雨,还是四季更替,国师都会站在这里仰望星空。

他看星星的眼睛那么认真,好像天上星星就是他内心中至亲至爱的人一般。

突然他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因为他看到一颗紫的发亮的星星,这颗星星周围的流云都被它染色,形成一种场域,场域中流云变化着各种姿态,飞龙、爬虫、武将、农夫、美人、恶魔.......幻化多端、无穷。

国师抬起自己的左手,双指如剑点在自己眉心,突然变掌向空中拍去,脚踩北斗七星步向后整整退了七步,然后他又静静的望着那颗星星。

看了一会儿,他将左手抬到眼前,皱着眉头掐指而算,最后大拇指停在中指第二个指节上,又抬头看了一眼天际的那颗星星。

“紫薇守夜,大势起,春祭将至,机与遇,凡事自有定数,非人力而所为,非人力而所控,尽人事而听天命。”国师喃喃自语道。

他转身看向碧落宫的方向,脸上微微一笑,纵身跃起直接从登仙台向下跳去。

他身在空中,不断变化姿态,柱上每隔一段距离就会突出一个台阶,他借助台阶离地面越来越近。

在距离圣域遥远的西北方,一个十七八的少年坐在屋顶上望着星空发亮的紫薇星。

这少年身着有很多补丁的青色长衫,微黄色的披肩发由一根青色布条系在身后,剑眉横竖在双眼上方,一双明亮的黑眸在夜里炯炯有神,左眼皮有一道像是被人斩了一剑,笔直而鲜明的胎记,古铜色的脸庞中间树立着挺挺的鹰钩鼻,五官在他脸上配合的惟妙惟肖,看着他的这张脸就如在欣赏出自天阙玉帝手中的佳作,也许是玉帝嫉妒他有这么好看的一张脸,所以才在他左眼皮上添了那么一笔。

如果说还有人与他的俊美相比,那便是当世天下共主鹏举了。

少年轻轻用手抚摸杯中长剑,剑长三尺九寸,剑柄漆黑如墨,剑柄顶端镶着一颗做成鸟头状的黑紫玉,剑宽三寸六,剑身轻薄如纸,剑身布满龙纹,此剑正是江湖武林高手口中排名第二的名剑“闪光”。

闪光出自剑尊“凤默”之手,凤默是五千年前,可以说传说时代的人物,凤默出生的时代没有江湖,没有武林,也没有帝国一说。

他出生的时代只有部落,他是凤族青年第一高手,凤默虽然武功极高,但他的出名并不是因为他的武功,因为他是一个铸剑师。

凤默一生只铸成了两把剑,凤默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他一生所铸剑九十三把,可其他九十一把被他自己销毁了。

闪光是凤默为自己打造的佩剑,还有一把是为他心爱的女人“龙雨”打造一把剑,是将江湖中排名第九的“灵泉”。

据说闪光铸成时,凤默拿此剑斩杀了神鸟三足金乌,又有人说此剑封印着神鸟三足金乌的灵魂,当然这个传说是不是真的,后世没有人知道,也许知道传说真相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凤默本人。

闪光平时与别的剑没什么区别,只有在饮血之前会闪出一道金色光芒,又有人称此剑为“金色闪光。”

此等名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小子手中,这小子到底是怎样一号人物?

少年名唤“龙惊语”,见过他的人只知道他是个浪子,并不知道出生何地师出何派,他是不是个哑巴就不得而知,反正见过他的人从未听过他说过一个字。

龙惊语将佩剑插回剑鞘,剑鞘由西域牦牛皮制作而成,剑鞘看起来就如刚从牦牛身上剥下来一般,上面还长着星星点点的牛毛。

龙惊语站起身来,任夜风拍打着自己的脸庞,他不站起来还好,站起来的身子让人忍不住看了又看,上下身以肚脐为界,双腿比上身稍长一点,双臂看起来比别人的稍长一点,拥有盈盈一握的细腰,身体该瘦的地方瘦,该肥的肥,一个完美人体的黄金比例,无论怎么看从哪个方位看,都觉得他的身体特别好看。

如果臀部再翘一点,胸围再大些,再配上他那俊美的脸蛋,性别转换一下的话那么他就是一个完美的女人,就算是瞎子看见他这样的身材也会流口水的。

长着一副让无数女人因向往而羡慕的身材,让无数男人因羞愧而愤怒的脸庞,如果不是他眼皮上的那道胎记,他就是一个出现在人间的完美精灵。

龙惊语将佩剑用青色布带系在背后,纵身一跃跳在距离屋子三丈的树梢上,又几个跃身消失在夜色中。

没想到这么年轻的一个少年居然有如此了得的轻功,果真是:“身轻好似云中燕,飞檐走壁草上飞。”

碧落宫中,鹏举双手抱着熟睡的孩子,坐在床榻旁,眼露浓烈而慈祥的爱意,如果眼神会说话那肯定有千言万语,幸好这样爱无法用语言表达,一个眼神足够。

鹏举轻轻站起身子,将孩子放在身后的摇篮中。低着头近距离看着小棉被里的小不点,真想在小家伙那白里发红的额头亲一口,可是他不敢亲下去,生怕会弄醒让人爱到心疼的小家伙。

鹏举又坐到床榻边,一只手轻抚着躺在床上懒散而熟睡女人的额头。

此女子犹如百合花,恬静而优美,绝色脸蛋配上两个浅浅的酒窝,怎又是百合花能够媲美的,她的酒窝里没有酒,让人看一眼却能醉到底,她就是孩子的母亲“焱妃”。

鹏举看着熟睡的美人,如欣赏稀世珍宝让人如痴如醉,鹏举轻吻了一个焱妃的额头,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国师落地后又望了眼天际的紫薇星,此时的发亮的紫薇星,无论从哪个方位看都在自己的头顶。

太监七宝还在来登仙台的路上,也被这天际的异象而吸引,不觉中放慢了脚步。

七宝长这么大从未见过如此妖异美丽的星星,在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到情丝万缕,不知他此时心中有多少语句。

不知是醉、是痴、是痛还是喜。

鹏举来到主厅,发现偌大的客厅没有一个人,他想不通还有什么大事能比自己喜得龙子还重要,尽然能将刚刚还挤满整个客厅的嫔妃们吸引去,他到焱妃的寝室最多不过一刻钟的时间。

他面带微怒,迈步向门外走去。

“姐姐,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大喜啊大喜...”

“那好像是紫微星吧...”

“我看见龙了,姐姐快看啊哪里有好多龙...”

“啊呀,那里有一朵盛开的牡丹花...”

“好一个俊武英伦的金甲神...”

鹏举还未走出客厅,嫔妃们的声音莺莺雀雀杂乱无章的传入耳中。

“成何体统...”鹏举心中冷哼一声。

“圣尊,你快啊...快看天上。”鹏举一只脚迈出屋檐,萧妃就站在他身边激动道。

鹏举看了一眼身旁的萧妃,心想:“平时极为冷静的萧妃,为何今日这般激动。”

鹏举没有说话,迈步向庭院中走去,留下还站在原地的萧妃。

萧妃感觉到了圣尊的怒意,静静了看了一会那个深爱的背影,巧移莲步随其身后。

悠悠神山,渺渺云烟,浮浮沉沉千百年,无尽传说辩世间,立身望叹,大哉昆仑。

昆仑仙山之巅“浮光洞”,掌门“昊月真人”看向跪在面前的七名弟子。

昊月真人,仙骨道风白发白衣,白玉弯月用一根枯草系在额头,一手轻捋胡须。

“紫薇守夜,真龙腾飞,浮沉天下,金戈铁马。”昊月莫名念叨这么一句。

接着道:“你们下山去吧,今后有所成就,全凭各自本事,凡事多留善念,切记...切记!!!”

“是师尊。”七弟子答道。

六位师兄起身走出洞外,只有小师弟“范重”还跪在原地。

“你怎么还不去?”昊月真人看着这位活宝小弟子。

“我的心已随师兄们下山而去。”范重答道。

“你的心到哪儿了?”昊月问道。

“已到山下。”范重道。

“哪座山下?”

“那座山下。”

“山为何名?”

“那山不出名。”

“总有山名吧?”

“无名。”

“为何无名?”

“因它不出名。”

听到这里昊月真人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有时候他真想一掌拍死这个弟子,可他偏偏舍不得,对他这小弟子他是十分了解,不用问他就知道又想要好处,给不了他十足的好处,除了不会杀生他是一个什么事都可以干出来的人。

范重是个天赋极佳的少年,他是昊月真人十八年前外出游历回来时,在昆仑山下捡到了的一个小乞丐,无论学什么都特别快,脑子十分灵活,记忆也特别好,更难得的是,他是一个根骨非凡的练武奇才。

范重今年二十三岁,七年前就已将昊月真所有的武功都已学会,昊月实在教不可教了,近几年范重又在藏书楼将昆仑各位前贤的武学心法都已看遍,有时候一些武学上的问题,昊月真人还得不耻下问请教他这个弟子。

打吧,就算两个昊月真人加起来也不一定打得过他的这个弟子,别认为打不过弟子就是昊月真人的身手不行,要说当今世上能与昊月真人打成平手的人有,但不出一手之数,昊月真人是当今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人称“北极星昆仑昊月”。

理论吧,就算昊月长十张嘴也理论不过范重,玩脑子吧,俗话说大家都这么熟了...如果真玩脑子就算加他那六个弟子也玩不过一个范重。

“说吧,你想要什么?”昊月无奈道。

“嘿嘿,师尊你终于开窍了。”范重站起身来到昊月真人身边。

范重也是一身白衣打扮,黑色长发笔直的披在背后,长相一般,属于那种洒在人堆里找不出来的那种,双眼透着一股灵气,给人第一印象就是一个中规中矩的人。

“别靠这么近,快说想要什么?”昊月嫌弃道。

“师尊,你能不能将你的天恒给我啊?”范重嬉皮笑道。

“什么?”昊月惊讶问道。

“你的佩剑天恒啊,北极星昊月的天恒剑,师尊你想想啊,如果你徒弟我腰佩天恒走在江湖上,那是多么风光的一件事,只要我亮出天恒,就算是圣域之主也必定请我去他那儿坐坐。”范重道。

昊月用看怪物的眼光看着这活宝,无语道:“你以为圣域之主是什么人?还请你坐坐?”

“不是请我坐坐,是看在天恒剑面子,北极星昆仑昊月真人的面子请我坐坐。”范重道。

接着道:“师尊啊,再说了万一有那个不开眼的家伙拿我开刀的话,我可以亮出天恒剑,让他掂量掂量。”

“还看在我的面子上请你坐坐,我这张老脸可丢不起,那个敢拿你开刀,那真是不开眼,说说还有没有别的想要的,天恒剑你想也别想。”昊月真人道。

范重道:“有天恒剑,我在江湖上就可以横着走了,要什么有什么,师尊你就给我。”

“我算听出来了,你这是想拿我的佩剑去混吃混喝啊?”昊月真人道。

“师尊,我有你说的这么不堪吗?”范重问道。

“有。”昊月道。

接着道:“别的不想要了,那你赶快走吧...我还想多活几年了。”

“师尊,你老人家怎么一点都不顾及弟子心里的感受。既然天恒不给,那我就要御天神剑。”范重道。

“什么?这你也敢想?你难道不知道神剑御天是整个昆仑镇山之宝吗?”昊月真人被这弟子的想法真是吓了一跳,大声道。

“哪有什么不敢想的,师尊你到底给不给吧?”范重道。

“就算是你要了我的老命,神剑御天就想也别想。”昊月真人一口否决。

“师尊消消火,消消火,神剑我不要了还不行嘛,我再换一个,天机总行吧?”范重道。

“天机啊,倒是可以,那好吧你就拿天机下山。”昊月真人道。

突然昊月真人抬起右臂,右手在空中一握,一柄泛着青光的剑出现在手,将剑送到范重手中,严肃道:“记住,不得万不得已,天机不可露。”

范重视若珍宝的抱紧手中剑,天机剑长三尺六,剑宽三寸六,剑厚一寸,整柄剑泛着青色光芒,剑身布满古篆符文,此剑在江湖排名第五。

“我说的话,你听到了吗?”昊月真人问道。

“听到了,听到了,天机不可泄露嘛。”范重无所谓道。

“既然记住了,那就赶快下山去吧,到时候别丢师傅的人。”昊月真人道。

“嘿嘿,师尊你一定要对我有信心,我保证不给你丢人。”范重突然给了昊月真人一个拥抱,笑道纵身跃出浮光洞。

范重轻抚着天机,心想:“我去,什么天机不可泄露,不露出来江湖中人怎么我佩戴名剑了,不从你那里要天恒、御天神剑的话天机你会给我吗?”,越想越得意,恨不得自己立马身现江湖,风中只听见“嗖嗖”声,范重整个人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圣域,碧落宫客厅。

国师站在鹏举身后道:“启禀圣尊,此星象正是紫薇守夜,又至春祭代表天大的机遇,世子是今天降世,臣觉得天下大势皆因世子而起,紫薇星又是天帝星,帝王守夜关乎社稷。”

评论
现代言情
爱情连线电视台
那从没遇见的爱情
爱的旅途我陪你
你的刺猬我的树
霸道总裁匪气女
爱结
玄幻奇幻
妖怪的爱情
校园青春
同学,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班长和老师
诗意的校道(上)
诗意的校道(下)
都市重生
蒋西湖正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新疆时时彩怎么投注 新疆时时彩缩水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前三 新疆时时彩直选三星
新疆时时彩后一计划 广西快3遗漏值统计表 新疆时时彩时间表 时时彩实战技巧
重庆时时彩计划群骗局 新疆时时彩号码分析器 重庆老时时彩开奖视频 微盘转型huangye88
新疆时时彩几点封盘 新疆时时彩彩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彩三星基本走势图 新疆统计年鉴微盘